風籟

脑洞很多,更文死慢

【鼠猫】人偶

 (十三)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蒋平悠然自得地在阳台上摆了一张单人沙发椅,翘着脚沐浴在舒适明亮的日光下,惬意的不行。半人高的雅马哈2.5英寸半球音响里飘出一首首中文歌曲,他窝在沙发里就着歌声的伴奏,从旁边的一摞书里挑出本清朝人张潮写的《幽梦影》,随手翻开一页,开始折磨他那一个个方块字看得懂,但一串句子蹦出来以后,阅读理解力就直线下降,颇不怎么样的中文水平。


 “所谓美人者,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有人拿钥匙开他家的门,悉悉索索的钥匙碰撞声很快被湮没在门背后传出的音色之下,浑然没有引起蒋平的在意。


“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以诗词为心”,他看得摇头晃脑,不亦乐乎,正在幻想眼前有一位绝代佳人,有人顺着地毯的花纹分布,一路走到他身边。蒋平摸着唇边的八字胡,好似听到了脚步声。便就着书本的边缘看过去,也没看清,却心里情不自禁兴奋起来。


 “美人……” 他砸吧着嘴,在心里自吹自擂,原来自己是这样有先知之明,知道有美人到,先读中国佳词佳句。


 “呵,四哥,美你个大头鬼。”来人往落地窗的玻璃上一靠,漫不经心地打量人。“大白天要真有个美人跑你家,你可得当心了,不是狐仙就是妖女,别做个死在牡丹花下的风流鬼,晚节不保!”


蒋平抬头一看,大为失望,干笑一声,“玉堂?你怎么来了?”他幻想得进来一个秋水为姿月为神的绝色大美人,结果来了一个毒舌的祖宗。


蒋平干笑之余一眼瞧出白玉堂脸色不好,不但不好,他还明显感到其不爽的程度上升到了以前从来没有的高度,于是心里又错愕了一下,谁惹毛他了??蒋平上下看人,数秒之间,心里已经不知将把白玉堂气成这个样子的“罪魁祸首”崇拜了多少遍,简直神人啊!这样的功力实在值得拜师学艺。


 “没看到美人很失望是吧?”白玉堂瞥蒋平一眼,这四哥老吊儿郎当的混混模样,做的全是不正经的事情,难得坐下来看书,看的又是这样的书,便随手拍了拍他的肩。“下回再接再厉,一定会有美人来找你。”


 “五弟,你和人吵架了?”蒋平耸耸肩,吞下心里那个“拜师学艺”的“不厚道”想法,也没怎么把白玉堂的话听进去,只围着人转,探脑袋眼珠一溜一溜看来看去的。 


白玉堂面上平静地与蒋平的眼神撞了一下就转了开去,好似若无其事地随便从蒋平那摞书里拿起一本,也没看封面,翻开一页。

 “当你觉得我很冷漠的时候,你会否明白那是因为我在乎?” 


甚么乱七八糟的……白玉堂目光一冷,甩手把书放回去,瞟了瞟书名和作者对着蒋平嗤笑了一声:“四哥,你看书还真是甚么都不挑,连这种风花雪月的书都有。” 


蒋平嘿嘿笑了笑,“我在书店看这本封面好看,就买了来瞎翻翻。”

他低了低下巴盯着白玉堂的脸,“五弟,和四哥说说,你到底和谁吵架了?”他慢条斯理地摸着胡子,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诶,难道是展昭?”


“别和我提那个不知好歹的!”白玉堂一听到展昭的名字,原本就徘徊不去的火气立刻被点燃。 


蒋平张着嘴一愣,真是因为展昭?


 “不是这几个月都还挺好的吗?为甚么会突然吵架了?” 


白玉堂哼了一声,“因为我多管闲事,所以被雷劈!”他好心关心那个家伙,替他着想,觉得他为了他那个混蛋爸活得辛苦,为他不值感到愤怒,结果——因为他倒好,冥顽不灵,还把事情都怪到他头上。


“我看不过眼他那个养父的态度,说了几句,展昭那个不知好歹的,居然还得寸进尺,说我不该那么说。” 


看不到他,不就不会烦了吗?白玉堂心烦意乱,他一这么想,那一刹那就觉得很不舒服,空空荡荡,好像心里塞了一个破麻袋,郁闷而不能呼吸。 


这是甚么情况?他得了心脏病?


蒋平端看白玉堂的反应,摸着胡子摇头。


 “五弟,我看你是心乱了。” 


心乱?”白玉堂先是诧异了一下,背对人而立的身影偏动了几寸,回过脸来没好气地瞥了蒋平一眼,“我干嘛心乱?!”


蒋平“啧啧”摇着头,背着手盯着白玉堂上一眼下一眼,那种端详的眼光,犹如科学家饶有兴趣地观察着显微镜底下的微生物,“五弟,人贵有自知之明,你的脑袋平时挺灵光的,现在怎么和个摆设似的。”


“四哥,你干脆说我是白痴好了。”白玉堂冷笑地撇了撇嘴,他平生就神烦蒋平这样有一下没一下的挑拨语气,“反正我脑袋是个摆设,无药可救,你就不用试图传道薰陶我这块顽石了。”


“呦,我要收回刚才的话,原来你是有自知之明的,还晓得自己是一块顽石。”蒋平砸巴着“孺子可救也” 的舌音。“瞎子都看得出来,你的心绕来绕去和团乱麻一样。”


白玉堂咬着牙闷哼一声,“那又如何?”


“如何?”蒋平一脸古怪地看人,也回应得老实不客气。“你心乱,说明你在乎呀!”


“我……我没在乎!”白玉堂僵硬的嘴角泄出了不自然,索性又转过头去。他四哥这是哪壶不开非提哪壶,他忽然想起前面看到的那句——“当你觉得我很冷漠的时候,你会否明白那是因为我在乎?”


……胡说八道,他冷漠的时候是因为讨厌,绝对不是因为在乎甚么。


他讨厌那个完全辜负自己心意的混账。


“你小子没在乎,你没心情不好,你跑我这来干嘛?”蒋平也懒得和他打马虎眼。“我是你四哥。虽然我们不是亲兄弟,但我对你的脾气向来了解。你是在乎展昭不领你情这件事,所以伤、心、了!”


蒋平此言一出,白玉堂蓦然回眸死瞪了人一眼。“四哥,你把话说清楚,甚么叫我伤心了!”阳台上的风吹得他的脸格外得凉,一股被蒋平的话激出的郁闷冲上心头。白玉堂又是咬了咬牙,骨子里自来惟我独尊的性格让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消化掉“伤心了”三个字。


从来没有人可以伤他的心,他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他只是气不过展昭的反应,气不过那种扑面而来的心寒——他对他的关心,竟如此轻易地变成了一场笑话。


“五弟,口是心非有意思吗?”白玉堂一阵阵的怒火,蒋平蓄意忽略,表现得很不以为然。“明明被展昭伤了所谓的可笑自尊,却偏要用蜗牛身上的壳做挡箭牌,说自己不在乎!”


白玉堂猛一激灵,只觉有点芒背在刺,面色一阵青一阵白,难看的不行。彷佛灵魂深处不为人知的角落被人翻了出,赤裸裸地地剖开之后,张扬出暗夜底下猝不及防的某个镜面。


“四哥,你这是非要羞辱我是吧?”那些连他自己都不知所谓的心绪,却被蒋平直截了当地一而再,再而三地几欲给戳破开来,这该叫他如何忍受,如何是好?


“我就不该来你家!”白玉堂无心辩论关于“在乎和伤心”的无意义问题,满腹的浮躁没地方发,干脆便要掉头他顾。


“站住!”蒋平一抬脚拦在白玉堂面前,“四哥这是在摆事实讲道理,怎么到你小子嘴里都快成对你的人身攻击了?”


“难道不是?”白玉堂瞪蒋平的眼光里全是“你就是可恨复可恶的一个人”。


蒋平暗自翻了个白眼,叹口气,“你不承认也可以……”在白玉堂做出咬牙切齿之前,他赶紧又补充,“不过我还真好奇,你和展昭之间到底发生甚么,你生气归生气,总不能让哥哥一头雾水是吧?”


这句还算委婉的言词,似乎起了些作用,推迟了暴风雨再次来临的速度。白玉堂迟疑了一下,终于接受了蒋平的“妥协”,将来龙去脉简单地讲述了一通。


“就因为这个理由,你和展昭闹翻了?”蒋平用一种看到出乎意料怪谈的吃惊神情探量白玉堂,“我真是服了你了,展昭哪里说错了?”


白玉堂被蒋平的表情弄得诧然,难以接受地瞪视着他:“怎么?你也站在他那一头,你也觉得他说的是对的,你到底是不是我四哥?”


这个人……蒋平几乎有些无言以对,“我是你四哥,我也得帮理不帮亲!”他立刻呵斥白玉堂的恶形恶状。“展昭完全都是为了你好,他是关心你才说了那些话,你还觉得委屈了,你有甚么好委屈的!”


甚么?白玉堂愕然地看人。


蒋平绕着白玉堂转了好几圈,无奈地环着手臂叹气。他原以为他这个五弟脑袋还挺好使的,没想到一旦迟钝就和颗生锈了的螺丝钉没有两样,根本钻不透问题的关键。


“你别忘了,你在接近展昭之前就知道展博仲的手里有一个贩毒和杀人的团伙,他是个狠角色,是一个藐视人命的人。你用不好听的话激展博仲,难道他就不会因而恼羞成怒,派人对付你吗?”


“他要派人来,就尽管派,我还会怕他不成?!”白玉堂眼中闪过的一抹讶异,随即被冷怒的讥诮神情取代。“我倒要看看展博仲会耍甚么花样。” 


“五弟,你不怕这我信。”蒋平摇着头回答,“但展昭却不想你为了他的事惹上这样的麻烦,他全是一心一意为你好,他担心你。”


真是笨蛋啊!


一个人不和另一个人明说,那个人就不会自己想?就不会明白?


怎么会有这样的笨蛋!


“他……”白玉堂没想到蒋平竟做出这样的分析来,怔然地欲言又止,脸色也再次变了,反驳道:“他为我好,我怎么没有听出来……”


问题戛然中止,关于这个他并不像话中显现的那样毫不在意,然而,他多么希望自己能毫不在意……胸腔的一口闷气顿时宛如超越地心引力的约束,急遽向上爬升的焰火竹枝,堵得白玉堂好生难受。


“你只顾着和展昭生气,只觉得展昭辜负了你的好意,其他的当然都想不到了。”蒋平送去一记抽筋的秋波,“你以为你和展昭是甚么关系,你要为他出头,你要为他的‘辜负’如此耿耿于怀?”


“关系?”白玉堂被蒋平一波接着一波的问题,搞得脑袋都快打了结。他憋着气突然循着蒋平背后,挂在墙上的画框追寻了一眼,若有所思。“我猜我们应该是朋友吧?都认识那么久了……”


蒋平闻言又是叹气,他这个五弟聪明起来极其聪明,笨起来极其笨,完全没有领会到自己真正的心情。


以为只是朋友而已……只是朋友……而已……白玉堂怎么会迟钝成这个样子,他何曾真的对朋友的误解,甚至与几个结拜哥哥之间的摩擦有过难以遣怀的时候,即使一时的不开心也从来不会像今天这样真的生气过,这些和展昭给予他的那些是不一样的,他难道不懂吗?


连自己这个偶然经过的旁观者都看出来了,他却完全没有领悟,以为对方对自己来说,不过是朋友而已。


如果只是朋友,他干嘛对展昭的话生出一种无法排遣的反弹表现。


如果只是朋友,他又为甚么要在说彼此的关系时,用到“我猜”?


虽然连蒋平也没料到会是这样,当初自己不经意的戏言竟真的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变成了事实……虽然还不清楚展昭那儿是怀着怎样的感情,但白玉堂这个当局者分明已经陷进去拔不出来了。


牵绊不知不觉蔓延进灵魂,深到以为原本就该如此,没有丝毫怀疑的程度,仿佛冥冥之中早就注定好的。


“腐朽的人偶走进疑惑的迷宫……”蒋平记起江宁婆婆说的那句诡异的预言,不禁脱口而出。


白玉堂支着下巴看他,“四哥,你怎么忽然想起这个了……”他的手指僵了一下,怀着不知所谓的心情转向阳台上的沙发,躺倒下去。“不知道我腐朽的时候,会是怎么样的德行?”


蒋平摊摊手,毫无笑意的哈哈两声。“干妈不是说了嘛,腐朽的人偶不一定指的就是你。”他走过去扶在沙发的靠背上。“不过疑惑倒真是的,你现如今不仅疑惑而且迷茫之极,根本就看不清自己的心。”


白玉堂弩扭地飞快偏头看人,感到一种魂不守舍的荒谬之情。


“我为甚么要看不清自己的心?”


蒋平负手微微欠身,揩弹人的肩膀。“那你为甚么要和展昭生气?”他反问了一句,蓦然难得地显现出比冷静更严肃的意味。


雅马哈的半球音响里传来音乐这时飘飘摇摇地荡进人的耳膜:“……不要问我是否再相逢,不要管我是否言不由衷,为何你不懂,只要有爱就有痛……”这首歌白玉堂以前也听过,但这会儿无论音调还是歌词都很不对劲,不对劲得让他不安,好像二十多年他都没有这么深刻地不安过,这歌好像就在提醒他,有甚么事绝对弄错了而他却想不起来了。


“别再和我提展昭!”白玉堂心里猛然悚然一惊地对蒋平吼了一句。为甚么今天全世界都不对劲?“展昭”这个名字像魔咒一般,诅咒了他心神安定的可能性,他都快被烦死了。简直就是阴魂不散!


白玉堂真心觉得天要塌下来了,假如,他每一分每一秒都忘不掉展昭的存在,假如,老是有人有东西提醒他,展昭那个人,那他岂不是根本不用活了?


所幸蒋平并未迎合白玉堂的怒气,他没有马上说话,房间里也没有激起任何的波澜,只是气氛有些压抑。


不和你提展昭,你的心就不会乱了吗?别傻了,别自欺欺人了。


难道展昭放弃了,你就不会争取吗?


“我不提。”蒋平顿了顿,体谅地吐出如白玉堂所愿的那三个字。他拍拍白玉堂的肩膀。“对自己诚实一点,再好好想想吧!”


感情的事别人是帮不了忙的,蒋平仔细想过,即使他现在点破了白玉堂的心防也是没有用的,他不会承认,所以还是得靠他自己慢慢琢磨出来。


白玉堂吐了一口气沉默了好久,不自觉地将目光放空到阳台的外面。他忽然发现坐在这里,如果想要逃避心里的千丝万缕,外面的是惟一一个可以长时间凝视也不会太有刻意束缚感的地方。


“四哥,你帮我个忙。”他转过视线,“替我和展昭说一声,我暂时不回去。”


蒋平一抚额头,“如果我给你打了这个电话,你也不用回去了。当初我就是和展昭说我不在家,你在他那儿先住几个月。”这个电话一打,一切都结束了,还有何理由继续下去。“电话要怎么打,要怎么和展昭说,你自己去解决,别找四哥。”


“这么无情无意!”白玉堂嘴里嘀咕,蹙着眉支着手臂靠在沙发扶手上。


蒋平抓起扔在旁边的沙发靠垫拍在白玉堂脑袋上,啐了一口:“无情无义的是你,我看展昭这回得伤心死了。”


蒋平没有替白玉堂联络展昭,白玉堂也不知道该和展昭说甚么,干脆就放任自流,如同走进一个黑洞,走了就走了,没给展昭留下一点“后来如何”的消息。


但是展昭却莫名觉得,失踪对于白玉堂来说,未必是一件坏事。展博仲要找白玉堂的麻烦,他走了或许就可以安全了,无论白玉堂是不是明白自己真正的想法,这都不重要,只要他是安全的,这就行了。


况且他本来就是那样洒脱随性的人,他想失踪,然后他就失踪了——说不联络,也就人海茫茫不知何处寻,换做别人失踪或许是件了不得的事,但换做是白玉堂,似乎完全不奇怪。


好几天以后的某天晚上,展昭倒了杯水抱着宾奇躺在床上,就是这样想的,他了解的白玉堂,大概也只有这一方面。


虽然没有白玉堂在的房子,的确挺冷清的,而且也冷了不少。好在宾奇的身上很暖和,展昭抱紧它,便感觉没有那么冷了。“喵呜——”宾奇很少叫,它慢慢在展昭怀里蹭了蹭,歪着头看着他,好像在试图看穿他的心。


展昭淡淡笑了笑,把水杯放在床头柜上,揉了揉猫头,心神就又转了开去,有些恍恍惚惚的,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甚么。


自从白玉堂离开以后,他就常常不知道自己在做甚么,似乎总是老半天呆在同一处地方,不知不觉就陷入了凝固的状态里,然后又不知怎么地就会回忆起白玉堂的一举一动,那些富有生气的表情和满不在乎的态度。以往心底中安定的能力,似乎逐渐模糊,也逐渐退化了。


展昭又拿起水杯,一口一口地喝,他需要这样的动作来分散一些别的迷茫的,甚么都不确定又空荡荡的感觉。或许、大概他也牵挂着白玉堂,就像蚕丝那般的牵挂,可能还要丝丝缕缕不绝不断……但展昭不愿再想下去,想得再多也无济于事,他是不可能去找白玉堂的。


于是,这样低迷的状态,他得去面对然后解决,他太不习惯这种低迷,不习惯得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此时,仿佛有口很深的井摆在面前,很想喝,却没有任何工具足以帮助到自己。近在咫尺,却遥不可及。


这么多年来,展昭是第一次陷入这样的情绪低潮里。


宾奇像是感受到了展昭的心情,体贴地转了个身探出爪子抱住他的手臂。


展昭轻轻地拍了拍它的后背,然后用指尖轻揉着额角,他的神经性的头疼又有点发作了,好像还有些感冒,碰到这样的情况,照理他应该在家里休息几天。但他没有心情,也没有办法,也没有时间来调养身体——他不想呆在家里,也不能呆在家里,他后天要去国外出差,还有很重要的事要抓紧去完成,就连宾奇他也只能先寄放在宠物店,等回国再接回来。


越是想睡着却睡不着是很难受的事,但展昭必须得睡一会儿才行。他打开床头柜的抽屉找出写着安定的安眠药药瓶,倒了三粒药就着水吃了下去,过了一会儿,等到药效开始发作,他才舒了口气,关上灯。


第三天他拖着行李箱临出门前,随手将药瓶扔进垃圾桶里。


评论
热度(76)

© 風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