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籟

脑洞很多,更文死慢

【展昭相关】野孩子(1)

世间的鬼故事一般只有两种,一种说的是真有鬼,一种说的是没有鬼,真有鬼的故事里多半登场的是个不信有鬼的人物,最后却给鬼吓个半死,从此信鬼不疑。而没有鬼的故事正相反,总会出现一个确信有鬼的人物,不想最后发现,鬼不外是想象加上误会的产物,于是从此疑鬼不信。


只是就那个叫小茶的孩子而言,他的经历的的确确偏偏突破了以上两种常规套路。在认识展昭以前,小茶活了将近有十个年头,若将一点一滴浸透着生活的光阴倒推过三分之二,大约就是他刚对这个世界有了起初的认知的时候,对鬼神不过懵然的将信将疑。本来他对任何人、任何事、任何处境潜意识里也才开始有因好奇而接触的想法,却基于他妈妈是一个...


没有断更,没有断更,只是最近两个礼拜需要k书复习,过了下周就好了。

暴风雨撒花 \(*T▽T*)/ 纪念我最爱的初心CP,青春真好啊~瞬间周一的心情好到飞天,也有了一种儿子终于嫁出去的感觉,就不知道将来有没有机会抱上孙子

小灰灰的梦想日记(补充五)

闹鬼(XX.X.1—XX.X.7)


【每日大事总结】


我现在越来越觉得露露老师是一个很好的老师,她在病床上也非常担心我的日记写得到底好不好,特地打电话到家里,叫我写好日记就别忘了交去医院,等她只要吃得消一点就会批改。我记得我上一个礼拜跟谢解还有我的同桌去医院看露露老师时,病床上的露露老师变得比原来瘦了一圈,毛毛不亮了,手臂也吊了点滴,因为一直连续在扎针,上面已经有好些米米细的小针眼了,我看到以后马上感到头皮都会发麻。如果换成是我被这样扎啊扎,肯定哭得很厉害。哥哥说我一点点疼都熬不住,小时候有一次发烧,需要往我的...

【鼠猫】二十四节气之秋意浓(中)

展昭看阡苡一开口赫然如同悬丝傀儡灵动的声势一般,微微一抿嘴似乎止不住地乐出来,伸手便轻飘飘地拍了她一脑袋。“古灵精怪的,你啊得亏没让他看到这副模样儿。”


捱“揍”的小女孩儿听他这等说,一双明澄清澈的眼中两枚黑丸杏儿顿时转来转去,应声回道。“我倒觉得白爹爹该庆幸我这是‘虎父无犬女’,将来出得远门才不会给欺负啦。”


展昭笑道:“可依我看哪,你和你白爹爹一样,莫要欺负旁人就已是天下太平了。”


阡苡抬起头来嫣然一笑,冲口而出,说道:“这样多好,别人便当真以为我是他亲生的。”...


【鼠猫】二十四节气之秋意浓(上)

这个系列的人设来自《思远人》,且做番外吧,不定时更新


 秋意生凉,道上晚归。

展昭信步来到宫门外,送一位请假回乡省亲的同僚上路。待对方即将登程之时,展昭一带缰索抚马鬃,将一柄青竹油亮的伞顺手给插在他鞍鞯之旁的囊鞘里,那同僚见到这等情景,笑道:“在下的家乡此去也不甚远,今夜烂星明月,想来明朝、后朝一觉醒转也不定要用到这物了。”

展昭温颜相应道:“且做有备无患罢了。”又一拱手笑了笑,“兄台一路好走,请替展某向嫂夫人带好。”对方朝他一颔首,双腿一挟,顺势伸手在马腚上拍了一记,催马急奔扬长而去。注视着那越渐模糊的背影,展昭的神情不像是送行,却极像满心满眼在徜徉着甚么似的,待他抬眼间,便只见...

lofter是有多不要脸,一段时间没来就强迫人关注什么鬼的官方账号,没办法屏蔽,拉黑以后依旧还在主页

【鼠猫口水梗】桃花眼

这是老早写的一个梗,本来打算请朋友画成漫画的然后我自己也忘了。故事主旨就是当不是桃花眼的五爷碰上桃花眼这个梗,会有什么另一番解释呢?

背景:知名情景剧演员白玉堂近日为筹措跟同行展昭的婚礼,将本该拍在下半年甚至明年的工作全部往前挪,这就导致了他日程表拍得满满当当,常常剧本新鲜出炉便要开始马不停蹄地记忆,每天工作近20个小时不断,三天两头不睡觉也是常有的事。这黑眼圈青皮蛋浮起来,坨在下眼眶好几天不散,连粉底也快遮不住了,再何况白玉堂本人并不喜欢上妆,基本要求本色上镜。

当然,这个人性格的确有点任性爱自我,但绝不至娇气,更从无耍大牌的记录。只是任性到一定的程度,加之工作疲劳的缘故,白玉堂开始对剧...

【鼠猫相关】小灰灰的梦想日记(补充四)

 @采绿聆青音 


改变(XX.X.25—XX.X.30)


【每日大事总结】

最近两天,我的精神一直不大好,正确来说就是我不太开心。哥哥在早饭的时候一面吃着煎饺一面拿叉子柄点点我的鼻头,讲我的精神一副萎靡样,根本和一只被霜打过的茄子没甚么大的区别。我觉得,我在哥哥的心里已经变成过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了,上次是小哈姆太郎,这次是茄子,不过想来想去还是小哈姆太郎更可爱,虽然他长得很像大水桶。我曾经问过哥哥,这是他在讲笑话么?可哥哥却说笑话是低级幽默,不值得研究。那好吧,哥哥总有他自己的理由。不过说到茄子,我本来好喜欢吃的,妈妈常会做成香喷喷...

【鼠猫梗】那天(一)

 @采绿聆青音 

先上小玉堂,下次跟上大玉堂

————————————

这个现代梗设定猫儿是某帮派老大的独子,五爷则是卧底警察,平日素以力争上游,时常明目张胆有更上层楼想法的小混混面貌示人,目前稍有成就,在帮中某堂口下做一个小头目,手下有一班兄弟跟他。借此时机,五爷一面悄然循线查找和收集必要的证据,一面一心也试图教导那些小兄弟,调教他们有朝一日能够步上正途。自然,所谓的言传身教必定要暗自进行以保绝对的安全,好在大哥面貌“凶神恶煞”,脾性也极其不好对付,因此颇有震慑之力。那些道理究竟是正确与否,一班兄弟们身为当局之人自然说不太清楚,但多少还有点儿慧根,虽没有进一步去思索...

1 / 23

© 風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