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籟

脑洞很多,更文死慢

【鼠猫】思远人

(四十)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此时,包大人一言不发地坐于椅中,捋须髯冷眼旁观。公孙策对此本欲开口斥责,但最后也没有说话。关乎武功之事,他并不懂,但展昭向来极有分寸,想来由其来处置引导局面,最为合适妥帖。


“白玉堂,你要不出去,要不住手!”展昭拦在二人中间,“不得在包大人面前造次,开封府也非是能你们随便动手的地方。”


白玉堂陡然听得展昭冒出这句话,一眼瞥了过去难免颜色一沉。不过,他的脾性虽是素来动辄激烈难驯,此下亦心中有气,但排开了各式各样的浅妄之念以后,到底涵养不差。况且,也不想因此坏了自己的形象,是以愠色也只是一闪而过,不过他本人并不甘屈理,更未打算掩翳这份...

【鼠猫】片断而已(3)[现代]

 @蒋昭  @黑巛琥珀 

 @呆咩什么的最萌了 

本来在尝试写一个温柔深情的五爷,不过貌似并没有甚么突破,估计是无药可救了。

争取过两天完结,开新文。

1)    (2)

……………………


然而纵令如此,白玉堂却不能因此就放任地袒露出点端倪,教人看去了西洋镜,于是——带着几分防卫意识地——他咕哝着答道:“也没甚么,我看他这个人大抵是独立惯了,遇事总不愿意去麻烦别人。”


“是么?但展教授这样太辛苦了呀。”医生一皱八字眉似乎有点狐疑,但很快觉得白玉...

【鼠猫】思远人

(三十九)树欲静而风不止

如若没有之前的因,也没有后面的那些事,也许,展昭对白玉堂的诺言会兑现得很简单,日子也就这么简简单单的过过去,风起,云来,事已了。


但有些命运既然已经开启,便不会轻易结束。


两人去到开封府,展昭踏进花厅之时,颜安歌刚把案情大略对包大人讲述了一遍。追凶查案,须得亲临现场,自也不可只听颜安歌一人直言,不求旁证地道听途说。他只是苦主,很多事也不甚了解,况且中原镖局的镖师死得离奇,官府必得要仔细调查,但陈留县令闹写辞呈着实耽搁了破案的进展。


“展护卫,本府本预让你去陈留县衙向那陈留县令询问案情,如今,已无再去的必要。”包大...

【鼠猫】片段而已 (2)[现代]

本来是个警察×法医的梗,没空写案子了,就单纯把感情部分写出来,梗不能浪费。 @蒋昭 

 @黑巛琥珀 那篇文还没写好,先拿这个抵账吧,来日方长嘛

前文


他这般冷言冷语一言既出,听在在场警员们的耳朵里,顿生直入西伯利亚腹地的抖索感,更甚是心里诚惶诚恐地布下了点阴霾。依着这一次任务特殊,警局新派了个别几个刚从别的科室分部调来,能够挖掘潜力,但对重案刑侦方面还稍显青涩的新进菜鸟。他们尽皆对白玉堂的态度颇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本以为进了这次行动组,即使得不到上级多少悉心培植,但在待人接物上面少则点具备沉稳厚重,也不至到糟糕透顶的...

【鼠猫】思远人

(三十八)摊牌

“真的好想再见到大哥啊……”颜安歌发了好一会儿呆,言语惘然。到现在,他依然为大哥的意外感到自责,那是因为幼稚的间隙所产生的恶果。


展昭眼见颜安歌丝毫不怀疑他的话,迟疑了一下,“颜公子,就这么相信展昭么?”


“在下……”颜安歌幽幽一叹,“这件事的,在下从未对任何人提起,一直藏在自己的心房。若非是大哥亲口所说,这世上再不会有人知道。”他本以为被别人戳穿心事,自己心中会充满难以抑制的愤怒与屈辱,但事实上却有着些许的不同——不知不觉竟偷偷觉得松了一口气——


为什么会这样呢?连颜安歌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


“在下不想...

【鼠猫】笑鬼拾遗(中元节应景文,未完)

虽然阿飘还没有出来,但是这个命题应该算没有偏题吧,续文回头再说,算是稍微完成任务了。 @蒋昭 

楔子:

 

星移斗换,《诗经》所说七月流火到了现代社会大抵只是纸上谈兵而已,处暑时节以后秋老虎肆虐,酷热究是难当。一只灰褐色的蜘蛛由腹部吐出一根雪白银丝撩拨梧桐叶片之间的缝隙坠挂而下,悬当在半空随风摇晃。以它的眼光可见据此数百米开外有一个年轻男子拖着脚步由远及近。天太热了,路上的行人也少见的很,是以几乎只有此人踏足落叶尘泥上,橡胶底的运动鞋刷过凹凸不平的水泥地面,发出嘶嘶沙沙的奇怪声音!他走得颠颠跌跌,兼之本人又是瘦细身材,乍看之下简直犹如招魂幡在热风中招展。...

落絮无声尘几度(展昭同人,无cp)

 @采绿聆青音 

(十)苦海难量

泰常点点头。“展大人待老爷宽厚,那是好事……”不想这话没说完就被郑朝宗打断,展昭侧头附耳只听得他忽然低哑着嗓子道:“有甚么好,我简直罪该万死,这眼下是把柄入了那不知从何来的恶贼手里,那人毒蛇猛虎一般的,怎肯尽数放过?与其被他逼死,索性把事全划下道儿来,还不致再受他一番羞辱。”展昭向内一看,郑朝宗正红了双眼,一面咒骂,一面气得须眉俱张,怒睁双目。又骂了几句,就见他忽地脸色煞白,却是一口气堵在心口缓不过来,险险要晕了过去。


泰常这时吓了一跳,夹手扶住郑朝宗推拿安抚。“老爷,老爷,别闷着,消消气,消消气。先吸一口气呵出来,再...

【鼠猫】片段而已 (1)[现代]

送给小昭小甜饼以外的小点心 @蒋昭 

 @采绿聆青音 再给你一个小甜点

秋去又秋来,但黄花年年如旧,白玉堂去医院探望展昭的这一天,似乎垂暮已久的夏尾究是眷眷不舍地远去,两三片渲染红黄绿三色的老叶迎风翕扬,就这么拂滚过他的肩头,飘零下堕,像足了这个季节总不经意间在风动与昏黄的叶瓣脉络之间翩然而至,再翩然而去。


白玉堂伸指接住落叶,若有所思地轻拢慢捻,直至叶片在他的手心里软腻地糊成了一团,流泻了仅剩不到的汁水,甚至与细长状的经脉维管分崩离析,他才猛然惊觉过来,忙不迭抽出一张纸巾包卷污秽,并以余下边缘部位擦拭干净手心。这包...

胡言乱语

把正在进行或者将要进行的坑捋一遍


三篇点梗,包括半糖主义小甜饼和虐猫文


禄梦记、人间有味是清欢、思远人和一篇喵单独同人


一篇现代灵异,估计大长篇


年底的内部小本本


明年计划中的合作


随时会有的脑洞,比如五爷撸猫保公记,喂喂食梳梳毛,亲自为猫穿的衣服挑挑绣线买买布,专门开了一家酒楼来养猫,结果里面打工的腐女大美人“监守自盗”三天两头想去开封府撩猫,五爷被赚猫币拖住了手脚走不开,只好找人天天盯着回来汇报实事概况,拿小本本记录怎么修理“情敌”……


瞬间有种要写一辈子鼠猫的感觉( ̄工 ̄lll)  


1 / 15

© 風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