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籟

脑洞很多,更文死慢

【提前祝儿童节贺文,鼠猫相关】小灰灰的梦想日记(又名坑哥系列)

发一个文激励一下自己下半年开始努力向上,挖坑填坑还有那啥黑巛同学的战损猫之看图说话。
先拿这个补偿一下,哈哈 @黑巛琥珀 

鼠猫圈大概都不过儿童节?当然,如果当真过的,那我选择打脸自拍。如果以前不过,就当我开个先例好了。还差一个卞卞赞助的封面下次放上来,本日记私设动物幼稚园小孩子的智商接近人类小学生的水平,还有,我已经很努力地把我小学二年级的作文水平拿出来了


这篇应该不算胡乱占tag吧?如果有觉得不合适的,请指出


抱歉占TAG放一个笑话乐呵乐呵,因为听说最近百度私信不能用,所以我的消息没法出去

【鼠猫】“冤家”宜结不宜解(3)

“老板,为甚么你这么说,我觉得非常好吃啊!”有一个朝展昭猛挤了两下眼睛,似乎示意他赶忙把底细说出来,但展昭没吭气,连眼睛也不眨一眨,只默默趁他们个个吃饱精神抖擞要想出所以然的时候,带手套将倒冒了沿儿的卤汁从桌面上拿抹布吸吮饱满,又重新装满一盒子可乐虎皮蛋递过去。“喏,这个可以给他吃,只要别跟他说是我做的,应该不会被发现。”


先前说话的那个硬是愣了一下,抢忙领众于前把打包盒端在手里,不久前,白玉堂那个嫌弃他们几个逛过馄饨铺子身上有味的表情随即回来了他的脑海。“老板的食物很特别,我们馆主虽说是只白鼠妖,可却长着狗鼻子,甚么一闻就闻出来了。”...


【鼠猫】“冤家”宜结不宜解(2)

展昭的爸爸是他们这一带猫妖族里蛮是出名的看病大夫,就展昭印象所及,白玉堂和他父母这一家鼠妖搬来的时间似乎绝还不到两年。白爸爸是一家武馆的馆主,他们家的隔邻十几米外,是展昭和住在周边的几只曾经一起幼化的猫妖崽儿时都呆过几年的幼稚园。展爸爸不许展昭跟其他邻居一样叫白爸爸“白馆主”,要叫得叫“白叔叔”。就算在一群猫后说起白伯伯的武馆,也不许和别的其他孩子们那么说“馆主的武馆”,要说就说“巷口武馆”。对展昭的父亲而言,这是礼貌和客套,但依展昭本身的立场来说,要他讲礼貌就意味着比所有的小猫妖矮了差不多一辈,纵然展昭从不怎么计较这些。


别看...

【鼠猫】“冤家”宜结不宜解(1)

节后照旧混一更,非传统意义上的鼠妖猫妖设定


顺便表白我的团团小耗子 @蒋昭 


展昭第一次面对遗传学困扰的情景猫外婆还记忆犹新。当时她牵着小猫儿的手走在离小老鼠白玉堂不远的地方,也许就在他前面多走了三步,至多只有五步的样子。白玉堂的一张鼠脸一路始终阴沉着,纵然他全身细软白毛似银如雪,生得极是好看,然而却衬出一双眼睛里更为黑漆,犹是布灰布漆伸拔到无穷高处的门柱,又宛若饱濡墨汁的玻璃笔笔尖由白纸边缘划过之际停顿良久,结果多余的一丁点儿墨水将皎皎一片漫涣得色彩深浓。这自是展昭长大以后回忆这段微不足道的往事才真正找出的形容。...


【鼠猫】梦中人(1)

這是一个一部电影讲三生三世的故事,导演 X 兽医的设定

现实里猫儿还在国外暂时不会上线,所以前一部分现实的情节是白导演和XX路人甲的剧情

依旧送给黑巛,希望黑巛能对这个题材有兴趣 @黑巛琥珀 


多日以后,董大略再度站在街角咖啡店的那面墙下,想起了那个白姓学长讲过的一个笑话。

他从小读书到大遇到过数也数不完的学长,也都忘记了他们的名字。通常他们的笑话就像他们的名字一样,让他见过时有些印象,可过后也会在最短的时间里忘得一干二净。谁让董大略本身的性格里有些社交障碍,他记忆里留不住甚么人,而且在跟其他人相处的过程中,他总难免产生莫名的心慌不安之感,每每期待着尽快将这一段...

【鼠猫灵异小故事】七日景(2)完

  @黑巛琥珀  @采绿聆青音  @呆咩什么的最萌了 


第一章


“这是碰上水鬼了呢!”中途回来的奶奶在听说以后当下转念一忖,便明白了些。这突如其来的节外生枝让她不禁蹙了蹙眉,已忙不迭地朝展昭全身上下看两眼问:“小昭真的只是尿床而已么?”尽管奶奶仅仅腹中有猜疑,展昭的脸颊却只因“尿床”二字通红一片,小脸蛋须臾里好似一颗熟透的番茄,不过他兀自乖巧的点了点头,随着又极是委屈地轻轻低下小脑袋,不自禁捏捏衣角呜呜哝哝了句。“奶奶,我都这么大了,怎么还会尿床啊,好丢脸……”...


【鼠猫灵异小故事】七日景(1)

一个礼拜没写文,写个小段子练练笔,比较没头没脑,还差一个结尾下周放上来就能完结。


送给黑巛和采绿

 @采绿聆青音  @黑巛琥珀 


展昭上小学前一年的初夏,疼爱他的爷爷去世了,死因基于肝功能衰竭所致。在这个不幸的消息突然跑出来撞了人心头一下的那一天,展昭尚呆在幼稚园里跟其他小朋友玩皮球。当时他把球拿在手里方才抛向地面,即在球体触地反弹的一秒之间,便见班导由远及近匆匆奔来告诉了这件事。


不知为何,闻言以后的展昭,右手一瞬里猛可怵抖了那么一下子,手部神经忽然极其活跃起来,带着连他自己也控制不了的冲...

这周有点忙,大概没办法把文放上来了,我争取下周多放一点上来,本月再争取把三生三世梗的那篇也放上来。

【鼠猫】虚齿猫事 2(人偶番外)

下周忙完了一点事应该可以多写了

 @采绿聆青音 

“你啊……”展昭的声音混在咖啡厅播放的轻音乐里,仿若呢喃地吐出了两个字,之后想说的却硬叫心里蓦地陡生的一阵感叹给撞个正着,须臾断层在细细碎碎的敘述脉络之中。白玉堂那近乎无赖的话如果往常听来,很难说是不是会教他又好气又好笑,觉得这个有些坏蛋的家伙又欺负人了。不过这一次,他反而觉得白玉堂这么做,是因为还朦朦胧胧顾虑着他对于过去某些事的影响,以致有了过于谨慎的呵护举动。这个人本来天生善于插科打诨、故弄玄虚,真真假假的话随手拈来,很让旁人平白就添加一点错觉的甚至误会的心情,所以总以为用表面上看颇为装腔作势的扯白便可掩饰前一刻可能...

1 / 21

© 風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