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籟

脑洞很多,更文死慢

【鼠猫】时间线

我只是想挖个坑,不过还没挖好,是个不成形的坑

未完待续中

点此阅读


【鼠猫】笑鬼拾遗(3)

前文(1)      前文(2)

“怎么了?”展昭眼见白玉堂转头一径往绞榕枝节歧错的深处游目过去,觉得甚为奇怪。那盏灯的光线局促闪烁,晃得他眼前黑金艳花朵朵直冒,俨然眼花的紧,以致移步想要追探白玉堂的想法,却反而险些错视,觑到那双瞳仁里流露出和悬疑电影中的人物看到恐怖之象时相似的晶光,不但犹疑而且奇诡。老实说,近几个小时以来莫不可测的气氛似乎一直萦绕徘徊着,展昭本来从不信邪的,可此刻却难免担心他们两人会像剧中贪婪的寻宝人一样,被各式各样人类尚无以名之的异状轻率地欺耍一番,至于会落得甚么样的下场,他居然也没有底了。

 ...

【鼠猫】但为君故(3)

展昭皱眉。“白兄,你这话又是意欲何为?”他又没得罪过他。


“我意欲何为?”白玉堂当下白人一眼,毫不掩饰地冷笑一声。“我看几个月未见,你是对我愈加生分了。”


几个月未见,他也真知道?展昭闻言一皱眉,脸容也是随之冷然下来。“到底谁和谁生分,白兄心里最清楚!”他霍然将手巾甩向白玉堂,便负手转过了身去,这时早已生出一肚子纠缠绞绕的不快。忖道:自己当初为何要去在乎这个人的感受呢?!他素来任性妄为,那一回完全不给自己解释的机会,说走就走了。看来,也显然压根不在乎自己会对他如何如何了。既然两个人不能理解彼此,那他当初又何必逼着他非要一个答案不可呢?念头才翻到这里,展昭直捅...

【鼠猫】但为君故(2)

第一章


乔立风闻言忙拱手行礼。“原来是展大人过府,草民失敬。”


“好说。”展昭静静而立,盯视在神情闲适之人身上的眼神兀自动也不动一下,少许片刻这才眨了眼抑下内里的波澜,淡淡点头,转身踏进乔府。在经过门槛的瞬间,他心里又浮起那双眼尾翘然的眼睛,再次见面,从那人的眼里倒是再也看不出半分郁色。


就近从自己切身的体验中感受,他发觉原来这个月来一直悒悒不休只有自己,大概连对方也已经忘了那一夕之间的分离吧?无论他怎么想,这样也好,这样也好,不是么?展昭淡扯嘴角,心想着彼此之间即便以后犹如一条延展向两头的陌路,也没甚么好奇怪的,他决意不再去探究盘...

一篇很老的文,很老套的梗、很老套的故事,实在是觉得没多大意思,放在上来有点丢人。不过既然有朋友提出,我就放上来试试看,会抽时间做相应的修改。

【鼠猫】但为君故(1)

展昭策马离开开封,前往拢陵县。此时四月十八,正是一年佳时,再次途经柳岩,发现此处风景依旧。青山还是那样的青山,青绿灵秀,流水还是那样的流水,润物无声,只有青梅树比过去长高了一些,虽尚未舒芽开花,枝叶却是盈盈惹人怜爱。


在此处浮生蜉蝣般的红尘旧事,早不究归息何处,可忘亦可不忘。


放眼景致,山川灵秀,流水丁零。他坐在马背上没有动,只是不禁轻勒缰绳,放慢了马蹄驰骋在官道上的脚步。余光里一间古意盎然...

【鼠猫】笑鬼拾遗(2)

   


为了在人面前撑柱起最后一道事关尊严的围墙,更想望能够重新沉湎于旧日的辉煌彪炳,社长调整策略,不顾一切地从脚底边挖出匿在某个旮旯儿才得以幸免,然而却早就少的令人极度怜悯的气场,忙不迭地叉腰端抬出专制的身段,可也不见得就得着便宜,免不的因无形之中的慌乱在自己的口涎呛咳上栽了跟头。“这是我前天承接下来的委托,你们两个人务必、一定要替本社负责到底。”其人竭力压抑太容易波动的心绪,一再重复着毫不新鲜的指令。


不管怎么样,这一回case俨然关乎全社是否还有机会混几顿饭吃,故而任务兴许单调又乏味,但是塞塞牙缝也足味了,至少无须攀甚...

1 / 17

© 風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