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籟

脑洞很多,更文死慢

lofter是有多不要脸,一段时间没来就强迫人关注什么鬼的官方账号,没办法屏蔽,拉黑以后依旧还在主页

【鼠猫口水梗】桃花眼

这是老早写的一个梗,本来打算请朋友画成漫画的然后我自己也忘了。故事主旨就是当不是桃花眼的五爷碰上桃花眼这个梗,会有什么另一番解释呢?

背景:知名情景剧演员白玉堂近日为筹措跟同行展昭的婚礼,将本该拍在下半年甚至明年的工作全部往前挪,这就导致了他日程表拍得满满当当,常常剧本新鲜出炉便要开始马不停蹄地记忆,每天工作近20个小时不断,三天两头不睡觉也是常有的事。这黑眼圈青皮蛋浮起来,坨在下眼眶好几天不散,连粉底也快遮不住了,再何况白玉堂本人并不喜欢上妆,基本要求本色上镜。

当然,这个人性格的确有点任性爱自我,但绝不至娇气,更从无耍大牌的记录。只是任性到一定的程度,加之工作疲劳的缘故,白玉堂开始对剧...

【鼠猫相关】小灰灰的梦想日记(补充四)

 @采绿聆青音 


改变(XX.X.25—XX.X.30)


【每日大事总结】

最近两天,我的精神一直不大好,正确来说就是我不太开心。哥哥在早饭的时候一面吃着煎饺一面拿叉子柄点点我的鼻头,讲我的精神一副萎靡样,根本和一只被霜打过的茄子没甚么大的区别。我觉得,我在哥哥的心里已经变成过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了,上次是小哈姆太郎,这次是茄子,不过想来想去还是小哈姆太郎更可爱,虽然他长得很像大水桶。我曾经问过哥哥,这是他在讲笑话么?可哥哥却说笑话是低级幽默,不值得研究。那好吧,哥哥总有他自己的理由。不过说到茄子,我本来好喜欢吃的,妈妈常会做成香喷喷...

【鼠猫梗】那天

 @采绿聆青音 

先上小玉堂,下次跟上大玉堂

————————————

这个现代梗设定猫儿是某帮派老大的独子,五爷则是卧底警察,平日素以力争上游,时常明目张胆有更上层楼想法的小混混面貌示人,目前稍有成就,在帮中某堂口下做一个小头目,手下有一班兄弟跟他。借此时机,五爷一面悄然循线查找和收集必要的证据,一面一心也试图教导那些小兄弟,调教他们有朝一日能够步上正途。自然,所谓的言传身教必定要暗自进行以保绝对的安全,好在大哥面貌“凶神恶煞”,脾性也极其不好对付,因此颇有震慑之力。那些道理究竟是正确与否,一班兄弟们身为当局之人自然说不太清楚,但多少还有点儿慧根,虽没有进一步去思索...

【焦猫焦鼠】少年游

 @采绿聆青音 

夕阳似落欲落之际,投眼遥望竹林深处却是春雾深浓不一,苍绿点翠连连绵绵。道路上一位姓白名玉堂的少年侠士骑着一匹坐骑,从此间行经不觉勒缰令马小跑了一会儿,并无意有闲情逸兴观赏四下无限的景色之美。若非无计,他着实不愿从这条奇路上走,但凡一想此地出没一个乐着提一壶浊酒反复满口沙哑吟唱“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不时还滥说胡话的疯癫老汉便感觉自己有些幽闷,也有些想要倚腮叹气,更何况那一片杂树不生的竹林子里也没个一处适合让他翘脚慵懒的地儿。


如此一说,自然绝不是他年纪轻轻,性子散漫,而是一见那老头儿他就不由身感无力。这样毫无武功底子的平常人,可偏就目力极好...

【鼠猫相关】小灰灰的梦想日记(补充三)

 @采绿聆青音 

不说话(XX.X.16—XX.X.21)


【每日大事总结】

这一周我和谢解比赛吃小丸子牌的洋芋片,我打赌我可以吃完一包,他打赌自己可以吃完两包,可结果我们两个都没达成目的。谢解说既然我们两个都输了,就得都认罚。想想其实这没错,小灰灰要做愿赌服输,也输得起的小灰灰,所以我和谢解商量下来决定做一个秘密的约定。全世界只有我们两个知道的秘密,感觉特别神秘啊,我想。谢解说这个约定就是从回家以后我们两个玩木头人的游戏谁都不可以说话,要保持三天,如果谁保持不讲话更久,谁就是第一名。要我不说话有点难呢,我一下子就苦恼起...

一段时间没来发觉长了十来个粉,我这是更文掉粉,不更文涨粉的节奏啊,这样就不用更文了是吗,应该、很可能就是动物设定文闹的吧……相信以后除了不定时出现的小灰灰和半篇等待完结的生子文以外,基本不会再有甚么动物版本了。


上三个新文预告


第一篇是鼠猫梗文。

黑巛的图,相信大家应该都看过。已经是拖了很久了的东西了,这个不算正式的文,因为时间不太多,所以大抵采用说梗的形式来进行。人设是我那篇《思远人》里的鼠猫,猫儿身体不太好,我觉得很适合进行虐身,这张图到时候也会用看图说话的方式详说一下,个人对五爷掉泪的设定非常满意,所以要来其中这个版本。


第二个是开封奇谈设定,但消除没上色五爷,拆cp的伪龙猫...

相信最近也没什么人催我的文,那就两个礼拜以后见

【鼠猫相关】小灰灰的梦想日记(补充二)

 @采绿聆青音 

猫猫的妹妹(XX.X.8—XX.X.12)


【每日大事总结】

最近,猫猫甚么时候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虽然他从来都是十分好的猫猫,性格很好,心地很好,更别说还有身上那么那么多的黑白花纹,在我眼里实在是好看得不得了。但我好奇的是这样从头到脚每一样都好棒的猫猫之前并没有非常爱笑啊,可在这两三天里他却像极了碰到过快乐小精灵似的,而我和哥哥同时也给好奇小精灵缠上了,越想越迷糊,尤其是哥哥嘴里还反复偷偷念念叨叨着他觉得很奇怪的一句。为甚么要说奇怪呢?因为即便我没听清楚哥哥的话也不要紧,他脸上的表情已经完全跟吃了扎扎的酸橙子,又教三角形尖尖的沙子...

【鼠猫】“冤家”宜结不宜解(5完)

 @采绿聆青音 

这些无疑是展昭最坦白的话了,而且他最为在意且只愿意关心的事是白玉堂甚么时候会再度出现,更准确来说是他自己何时能够堂堂正正,不用挖空心思追着、堵着、磨着便能顺顺当当见到白玉堂的面。他实在非常想念对方。


展昭觉得自己大约就像一条河床上的一颗小卵石,而那一种根本一丝一毫无法抵挡的情感随着时间推移,注定会愈发从他体内心下淙淙而过。每当他有空停下来坐一会儿,总会不经意地开始想念起那只当时不知在哪里的白毛老鼠,他满脑子须臾里全是晶光剔透、明亮熠耀的色彩,稍后便会点点滴滴地被加重轮廓地描绘在记忆的图纸上。


也许更坦率一点地来说,这兴...

1 / 23

© 風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