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籟

脑洞很多,更文死慢

这首歌其实和下文一点关系都没有 ,只是我近段时间忽然想起这首歌,那部脑洞清奇的剧所唯一能留给我的白月光,就是这首片尾曲了。这样的情况还可以另外举栗子,比如《五鼠闹东京》里昭华比武时由金岐玟唱的《直到遇见你》灰常好听啊,这位小姐姐的好多歌都很好听,当然我也永远不会忘记此剧的御前献艺那段里螃蟹不懂袖箭为何物时,展昭那关爱智障傻逼的眼神emmmm。再遥想过去,于妈那部雷《宫》的片尾曲《见与不见》或者黄教主《上古情歌》的片尾曲《桃花诺》,此歌一度还曾被我循环过一段日子,以及不知道甚么鬼的《封神英雄榜》的片尾曲《雨落长安》。商周发生的神话故事与长安究竟有何关系?百思不得其解。所谓自古烂剧出好歌...

听说今天下过高空雪,然并卵我在的大楼都没五百米高度,所以看不见[允悲]不过选这首曲子还是挺应景的。

随便唠点鼠猫的题材问题

以我现在的蜗牛更新速度,还有那么许多死坑,相信各位本来瞎看热闹的对我也是累觉不爱了,这叫不作死不会死(我真没有要求救济的意思,不过意思意思给点馒头也可以。゜(ノ)´Д'(ヾ)゜。゜)

重点还是题材选择方面,因为当年一开始写七五文时我就已经选择过了焦大猫衍生和9475的相关衍生的题材。事到如今可算黔驴技穷,一来我对衍生的兴趣淡了很多,二来也是想不出甚么具有超越性的更好法子,所以想从我这看原剧原著向的小伙伴,我仅仅只能保证我可能会写点古风推理向的内容,至于其...

【鼠猫架空】药(上)

从头到尾胡编乱造,下次放下篇就完结


展昭出门时,住在对面那幢公寓大厦底楼B座的老太太颤抖着嘴唇牙关,正从卧室的床头顶着的窗户探出一颗脑袋,将面孔朝北侧墙外那一根明晃晃的次金属雕饰条上使劲地蹭。


这种统一安装到公寓楼每块隔音板表层的铜制物体是布伦克自治府半进化界区里当下风行一时的设计,往往在逼近到外层铁窗栏杆十五毫米的地方,诸如此类的金黄色块便总与黑漆的长条彼此贴近乎呈特别的十字形状态。


展昭每天都会在这个时间点看到老太太一次又一次用力地向前一靠鼻头,执着得仿若一名聚精会神涂抹画纸中娜塔莎女神鼻梁骨的画家,但她也老是一直冷着张当地所谓的蛮妇脸,拉长的嘴角令逐渐衰败中的下...

胡言乱语之同人文与鼠猫

这篇杂想诞生的契机并不在我原先的计划之内。如果把情况搞得简单一点,那就只在于偶然有一名并不相熟却忽然出现的小伙伴找我唠叨,然后我又和其他比较相熟的小伙伴继续以此为题啰嗦下去,于是这些不大连贯,也不成一点规范标准,无非只是不意连接的只字片语,竟又组合成一个新的脑洞了。在写正文之前,我想我还是有必要做一些事先声明的。首先我并没有刻意去想象过会有哪些看客停下脚步来光顾此文,也不愿借由篇章里其实不怎么样的思想做出任何对或者错的判断。

 

 

 

虽然约莫有了八年写同人的经验,但这一段时间里,我不是一个始终忠实服务于读者的写手,所以这所谓八年跨度俨然是有水分的,毋庸...

【鼠猫】二十四节气之秋意浓(中)

展昭看阡苡一开口赫然如同悬丝傀儡灵动的声势一般,微微一抿嘴似乎止不住地乐出来,伸手便轻飘飘地拍了她一脑袋。“古灵精怪的,你啊得亏没让他看到这副模样儿。”


捱“揍”的小女孩儿听他这等说,一双明澄清澈的眼中两枚黑丸杏儿顿时转来转去,应声回道。“我倒觉得白爹爹该庆幸我这是‘虎父无犬女’,将来出得远门才不会给欺负啦。”


展昭笑道:“可依我看哪,你和你白爹爹一样,莫要欺负旁人就已是天下太平了。”


阡苡抬起头来嫣然一笑,冲口而出,说道:“这样多好,别人便当真以为我是他亲生的。”...


【鼠猫】二十四节气之秋意浓(上)

这个系列的人设来自《思远人》,且做番外吧,不定时更新


 秋意生凉,道上晚归。

展昭信步来到宫门外,送一位请假回乡省亲的同僚上路。待对方即将登程之时,展昭一带缰索抚马鬃,将一柄青竹油亮的伞顺手给插在他鞍鞯之旁的囊鞘里,那同僚见到这等情景,笑道:“在下的家乡此去也不甚远,今夜烂星明月,想来明朝、后朝一觉醒转也不定要用到这物了。”

展昭温颜相应道:“且做有备无患罢了。”又一拱手笑了笑,“兄台一路好走,请替展某向嫂夫人带好。”对方朝他一颔首,双腿一挟,顺势伸手在马腚上拍了一记,催马急奔扬长而去。注视着那越渐模糊的背影,展昭的神情不像是送行,却极像满心满眼在徜徉着甚么似的,待他抬眼间,便只见...

【鼠猫口水梗】桃花眼

这是老早写的一个梗,本来打算请朋友画成漫画的然后我自己也忘了。故事主旨就是当不是桃花眼的五爷碰上桃花眼这个梗,会有什么另一番解释呢?

背景:知名情景剧演员白玉堂近日为筹措跟同行展昭的婚礼,将本该拍在下半年甚至明年的工作全部往前挪,这就导致了他日程表拍得满满当当,常常剧本新鲜出炉便要开始马不停蹄地记忆,每天工作近20个小时不断,三天两头不睡觉也是常有的事。这黑眼圈青皮蛋浮起来,坨在下眼眶好几天不散,连粉底也快遮不住了,再何况白玉堂本人并不喜欢上妆,基本要求本色上镜。

当然,这个人性格的确有点任性爱自我,但绝不至娇气,更从无耍大牌的记录。只是任性到一定的程度,加之工作疲劳的缘故,白玉堂开始对剧...

【鼠猫梗】那天(一)

 @采绿聆青音 

先上小玉堂,下次跟上大玉堂

————————————

这个现代梗设定猫儿是某帮派老大的独子,五爷则是卧底警察,平日素以力争上游,时常明目张胆有更上层楼想法的小混混面貌示人,目前稍有成就,在帮中某堂口下做一个小头目,手下有一班兄弟跟他。借此时机,五爷一面悄然循线查找和收集必要的证据,一面一心也试图教导那些小兄弟,调教他们有朝一日能够步上正途。自然,所谓的言传身教必定要暗自进行以保绝对的安全,好在大哥面貌“凶神恶煞”,脾性也极其不好对付,因此颇有震慑之力。那些道理究竟是正确与否,一班兄弟们身为当局之人自然说不太清楚,但多少还有点儿慧根,虽没有进一步去思索...

【鼠猫相关】小灰灰的梦想日记(补充三)

 @采绿聆青音 

不说话(XX.X.16—XX.X.21)


【每日大事总结】

这一周我和谢解比赛吃小丸子牌的洋芋片,我打赌我可以吃完一包,他打赌自己可以吃完两包,可结果我们两个都没达成目的。谢解说既然我们两个都输了,就得都认罚。想想其实这没错,小灰灰要做愿赌服输,也输得起的小灰灰,所以我和谢解商量下来决定做一个秘密的约定。全世界只有我们两个知道的秘密,感觉特别神秘啊,我想。谢解说这个约定就是从回家以后我们两个玩木头人的游戏谁都不可以说话,要保持三天,如果谁保持不讲话更久,谁就是第一名。要我不说话有点难呢,我一下子就苦恼起...

一段时间没来发觉长了十来个粉,我这是更文掉粉,不更文涨粉的节奏啊,这样就不用更文了是吗,应该、很可能就是动物设定文闹的吧……相信以后除了不定时出现的小灰灰和半篇等待完结的生子文以外,基本不会再有甚么动物版本了。


上三个新文预告


第一篇是鼠猫梗文。

黑巛的图,相信大家应该都看过。已经是拖了很久了的东西了,这个不算正式的文,因为时间不太多,所以大抵采用说梗的形式来进行。人设是我那篇《思远人》里的鼠猫,猫儿身体不太好,我觉得很适合进行虐身,这张图到时候也会用看图说话的方式详说一下,个人对五爷掉泪的设定非常满意,所以要来其中这个版本。


第二个是开封奇谈设定,但消除没上色五爷,拆cp的伪龙猫...

1 / 21

© 風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