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籟

脑洞很多,更文死慢

【鼠猫】思远人

(四十一)浮水真相

心绪百转千回,来回一瞬,诸葛扶苏略略收敛表情,回归正题。“包大人,其实说起国子监的命案,与下官之前碰到的案子有相似之处。”他继续发扬自己公事私情泾渭分明的长处,沉吟开言道:“下官卸任前夕,江南发生两单命案,凶手查访不明,为此官府暂列为无头公案。直至下官回京,凶手仍在侦查之中。”将目光转到展昭身上,诸葛扶苏继言:“展护卫闯荡江湖多载,那些死者恐怕你也认识。”


包大人闻言特意看了展昭一眼,兀自捻须静听。但见展昭听罢一怔,抬眸看人。“敢问死者是谁?”


“那两单命案中,毙命的死者是不是有号称‘岱山十鬼’” 的其中七位,外加少林寺的智空...

【鼠猫】思远人(四十)

(四十)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此时,包大人一言不发地坐于椅中,捋须髯冷眼旁观。公孙策对此本欲开口斥责,但最后也没有说话。关乎武功之事,他并不懂,但展昭向来极有分寸,想来由其来处置引导局面,最为合适妥帖。


“白玉堂,你要不出去,要不住手!”展昭拦在二人中间,“不得在包大人面前造次,开封府也非是能你们随便动手的地方。”


白玉堂陡然听得展昭冒出这句话,一眼瞥了过去难免颜色一沉。不过,他的脾性虽是素来动辄激烈难驯,此下亦心中有气,但排开了各式各样的浅妄之念以后,到底涵养不差。况且,也不想因此坏了自己的形象,是以愠色也只是一闪而过,不过他本人并不甘屈理,更未打算掩翳这份...

笑闹悠游曲(幼稚版鼠猫)[4]

晚点补更后面的

 @黑巛琥珀  @蒋昭  @慕容团子☆  @曼芥陀子罗 


在这一念上,展昭反复低回懊丧,垂首甚感羞愧。比起目下压根还未知如何暴跳如雷的严大娘,他心头所充盈的知见俨然显得慌张而促迫得多。展昭微掀一寸眼睑,从眉睫阴影空隙间透出来的微光猜度,严大娘此间会如何指他鼻子,骂他是小贼。一颗心几乎要从脖子里跳出,为了化解令他几近窒息的纷扰,很不自在地弯身在侧旁支架上择了根鲜青嫩绿,不知甚么名的扁菜叶,捻指顺了顺一束尺许来长的柔软叶片,打上两三环死结。


随着一分一寸斜移的目光,他那因乱以他...

【鼠猫】禄梦记——寤寐知云深

(二十四)骤急血泪闻鬼哭

展昭偎依在白玉堂的肩上一直咳着,他先前晕眩眼花十分不适,到了这个时候,视野不可能恢阔,却倒也再没深陷迷混,只是头疼不见好转,甚至较之前更多生出几分刺痛之感。但这并不会使展昭失察四下的情形变化,他应敌之时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红豆那一哭,使他即刻心头大震,直觉这哭得回肠百转的悲切音色竟能渐渐相和上那始终不断的空悬歌吟,不想念头方一闪过,转瞬感到心口翻腾阵阵酸楚。

这一路极不寻常,展昭于大惊之际审查缓急,自知不好,急忙运气要护住胸前要穴,岂知便即这时,一颗眼泪竟尔毫无征兆地从他眼中滚出,悄无声息地掉落在白玉堂的肩上,晕湿了衣衫。


原来红豆的哀哭竟撼动了...

【鼠猫】禄梦记——寤寐知云深

(二十三)姻缘安在,何所望

原来展昭与白玉堂商量的法子是两个人一唱一和,一个人说讲理引她心动,另一个却用言语刺激,好让她心力交瘁,尽早知难而退。红豆思及箕掌柜之时,一度心神顿摆,白玉堂闯荡江湖以来,不知应对过多少奸滑狂妄之徒,瞧出她目光闪烁间尚留微弱良知,却无意再等待她如何继续狡辩推脱,即将其亡夫拿作阀来添刺。


再过小半会儿,红豆的喘息更为急促,俨然上气不接下气,而展昭被烟尘呛得咳嗽了好几声后便即又开口道:“夫人,他的确胡言乱语,展某也是不信的,想来只消夫人救回尊夫,你夫妻二人定能重修旧好,和如琴瑟。”可白玉堂却一眼眄了去,又道:“像这种刁婆悍妇怎可容她心满意足,尚且不说纵...

【鼠猫】禄梦记——寤寐知云深

(二十二)玲珑施计乱方寸

白玉堂将展昭轻声细语,一字一句听得明明白白,但却不免全身一震,心下顿时彷徨来去,疼痛万分。“猫儿,我……我……唉,全都是我的错,才累你吃这么多苦……”


然而,展昭却淡淡摇头,轻轻牵动唇角。“不是,又有谁能事先料到此刻情势,你无错,我又何来吃苦,现如今我们遇到点麻烦不假,但非她寓目所见。我自不想你也失手在她手里,所以不能力敌,便当智取。”


白玉堂便即一皱眉,忙移身寸许检视了展昭好几眼,“如何智取?你可莫要做伤害自己的事,倘若会有半分差错,我绝不依你。”这一问一说,诚然是万分要紧的,不易的是能否能得到确凿而诚实的答复。他对身旁之人有着...

【鼠猫】禄梦记——寤寐知云深

(二十一)风月有情

白玉堂的脸色由此自白泛青,又自青泛白,他本无意争甚么闲气,然而当下融此情境,被红豆数次以“情思”所讥,他竭力想要羁锁的心有系属抑或若有所觉遭此际,已不单纷絮狼藉,更是坠入一渊幽暮,几乎要被媚俗秽语尽数融噬。是以胸臆间嗔怒当即奔突极处,直教其浑身打抖。

心念萦回,白玉堂举步便要疾行,哪知展昭起身相阻,然而他终是败在手脚尚旧僵乏,纵然情急之间动作不若平素迅逾电闪,也大可谓移形敏捷,偏偏心有余而力不足,伊始一纵堪堪攀附上白玉堂的肩头,未等对方反应,身子就已向地软堕,手指一迳拂过人的腰肋,便顺着身侧腿膝一路滑了下去,最后整个人虚跪到底,可双手兀自紧贴在白玉堂的腿上,不肯放松。...

【鼠猫】禄梦记——寤寐知云深

(二十)尽有狂言,怨姝难消

也得亏展昭那一咬,令白玉堂的心神并非无的放矢地混混沌沌般回转严峻形势里,要不,差不及分寸便极易招惹了飞来之祸。那红豆或许目度投掷逞凶无效,又或忽然是神智瞬间清醒了些许,竟是隐沦开口道:“白五爷,展公子,适才我因救夫心切一时糊涂,以致连自个也不知为何会癫狂作祟昏,多有冒犯之处,请二位不要对我这个妇道人家见怪。”


说这些话儿时,她音色婉转,腔调谦和有礼,白玉堂沿几缘顺眼而望,红豆言罢后那身影迅即矮了半截,直往地上多少残料断木的地上跪去,作揖数拜,宛似默默告罪着,静待二人给出体面的答话。然而,这突如其来的新花样未令他们俩恍惚,更不忘将先前被打断的片段拾回来,稍稍合...

【鼠猫】思远人

(二十九)波澜横生

“凡事麻烦能少则少,此乃人之常情。”包大人捻须髯慢慢露出一丝淡笑,“但不知若是情义之人相付情义之事,白大侠可否还会怕麻烦?”


包大人说的话像绕口令,白玉堂却听得很清楚,“敢问包大人此话怎讲?”


他听清楚了,却不知道包大人为何会这么问。


“情义之事自古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本府素来欣赏白大侠重情重义,可但凡重情之人也容易被情义所羁。当日,本府之所以那般之举,也是全然出于珍爱之意。”


包大人的话说到这,再傻的人都听懂了。


他的确是看出白玉堂当日心死,因为展昭而心死,若不让他带着展昭离开,怕是...

【鼠猫】思远人(二十八)

 (二十八)知己知彼

展昭出门前,阡苡睡醒起床,她又恢复了可爱娃娃的样子,慧黠乖巧地用手去摸摸展昭的额头,“爹爹,你是不是生病了?”


“无碍的,休息两天就没事了。”展昭感觉到她手指的柔软和小姑娘特有的温柔态度,用温和的口气轻轻和她说道。这些天,他已经习惯了,对着阡苡用哄小孩子的语调说话,她的确是小孩子,无论如何外形上就是个小孩子,在她发泄,被人责备,再让人相信——她不是个怪物,她还是她自己之后,她依然还是个孩子。


“最好如此,不然阡苡会担心的。”她睁着大大的眼睛,完全是无辜又担忧的神色,小心翼翼的,很委屈,却也真心实意。


看着她...

1 / 9

© 風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