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籟

脑洞很多,更文死慢

因为是十八——X本,走淘宝店铺实在无法保证不会遭遇被举报的风险,影响整条线,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曾经看别人家中途突遭麻烦,仓促弥补等感到心有余悸,人家店铺也挺无辜的,真这样了头蛮大的,所以慎重考虑下才不得不采用直接打款的方式,每一份款项是直接转给小宝大大、小昭还有我,我们这三个人的,没有其他任何中间代理环节,目的只是想尽量保证安全性,让礼包顺利到达大家手中,毕竟价格确实有点高,还是顺顺当当祈求太平为佳,无论哪方面,我们都不想被警察叔叔叫去喝茶。

TakaraXiao:

  【礼包宣传内容】


  自从2014年进圈以来遇到了很多同样热爱鼠猫的朋友,在这...

TakaraXiao:

根大家通知一下啊

自己发什么都有点害羞

一段时间没来发觉长了十来个粉,我这是更文掉粉,不更文涨粉的节奏啊,这样就不用更文了是吗,应该、很可能就是动物设定文闹的吧……相信以后除了不定时出现的小灰灰和半篇等待完结的生子文以外,基本不会再有甚么动物版本了。


上三个新文预告


第一篇是鼠猫梗文。

黑巛的图,相信大家应该都看过。已经是拖了很久了的东西了,这个不算正式的文,因为时间不太多,所以大抵采用说梗的形式来进行。人设是我那篇《思远人》里的鼠猫,猫儿身体不太好,我觉得很适合进行虐身,这张图到时候也会用看图说话的方式详说一下,个人对五爷掉泪的设定非常满意,所以要来其中这个版本。


第二个是开封奇谈设定,但消除没上色五爷,拆cp的伪龙猫...

【鼠猫相关】小灰灰的梦想日记(补充二)

 @采绿聆青音 

猫猫的妹妹(XX.X.8—XX.X.12)


【每日大事总结】

最近,猫猫甚么时候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虽然他从来都是十分好的猫猫,性格很好,心地很好,更别说还有身上那么那么多的黑白花纹,在我眼里实在是好看得不得了。但我好奇的是这样从头到脚每一样都好棒的猫猫之前并没有非常爱笑啊,可在这两三天里他却像极了碰到过快乐小精灵似的,而我和哥哥同时也给好奇小精灵缠上了,越想越迷糊,尤其是哥哥嘴里还反复偷偷念念叨叨着他觉得很奇怪的一句。为甚么要说奇怪呢?因为即便我没听清楚哥哥的话也不要紧,他脸上的表情已经完全跟吃了扎扎的酸橙子,又教三角形尖尖的沙子...

【鼠猫】“冤家”宜结不宜解(5完)

 @采绿聆青音 

这些无疑是展昭最坦白的话了,而且他最为在意且只愿意关心的事是白玉堂甚么时候会再度出现,更准确来说是他自己何时能够堂堂正正,不用挖空心思追着、堵着、磨着便能顺顺当当见到白玉堂的面。他实在非常想念对方。


展昭觉得自己大约就像一条河床上的一颗小卵石,而那一种根本一丝一毫无法抵挡的情感随着时间推移,注定会愈发从他体内心下淙淙而过。每当他有空停下来坐一会儿,总会不经意地开始想念起那只当时不知在哪里的白毛老鼠,他满脑子须臾里全是晶光剔透、明亮熠耀的色彩,稍后便会点点滴滴地被加重轮廓地描绘在记忆的图纸上。


也许更坦率一点地来说,这兴...

【鼠猫】“冤家”宜结不宜解(4)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日后当白玉堂再回想起这一段时刻,多少年来头一次觉得宿命:他一直在逃避着和展昭的正面相对,以免见了便对这猫儿作出不爽的结论,教自己生出一堆不乐意。可冥冥之中,他的命运早已有了定见——一如被捕鼠器夹住了尾巴,不论如何都溜不出与展昭有关的日子。


而在此之前,白玉堂自凡要屈服于白老太太的“威严”之下 ,在他逃命出去那一天,老太太已然给他安排了要给那些早先提过的店家附送礼物的任务,当然,白玉堂也只好夹着尾巴乖乖地按购物单的要求往各条路上挨家挨户分送分送。等走到展昭的店,他一迳冷着脸把礼盒往展昭怀里扔,以致在展昭眼里...

【儿童节贺文】小灰灰的梦想日记(番外完)

 @黑巛琥珀  @采绿聆青音 

感谢卞卞赞助封面,超级好看 @汴汴君 

反省(XX.X.7—XX.X.14)


【每日大事总结】

南伯伯新教了我一个词叫“反省”。不过看他说话的样子,好像……以前也有教过我么?但为甚么我一点点都想不起来了呢?可能我当时想事情时发傻的表情实在很好笑,平常总是被南伯伯骂来骂去的那个来买《跳跳糖》画册的大个子,居然在我背后大小声说我是不是一个阿达?这个说法我知道啦!电视上那些只会流口水不会自己吃饭的,哥哥说过就是阿达了。


这个大个子就会在南伯伯看不到的地方欺负我,我本来很想...

【提前祝儿童节贺文,鼠猫相关】小灰灰的梦想日记(又名坑哥系列)

发一个文激励一下自己下半年开始努力向上,挖坑填坑还有那啥黑巛同学的战损猫之看图说话。
先拿这个补偿一下,哈哈 @黑巛琥珀 

鼠猫圈大概都不过儿童节?当然,如果当真过的,那我选择打脸自拍。如果以前不过,就当我开个先例好了。还差一个卞卞赞助的封面下次放上来,本日记私设动物幼稚园小孩子的智商接近人类小学生的水平,还有,我已经很努力地把我小学二年级的作文水平拿出来了


这篇应该不算胡乱占tag吧?如果有觉得不合适的,请指出


【鼠猫】“冤家”宜结不宜解(3)

“老板,为甚么你这么说,我觉得非常好吃啊!”有一个朝展昭猛挤了两下眼睛,似乎示意他赶忙把底细说出来,但展昭没吭气,连眼睛也不眨一眨,只默默趁他们个个吃饱精神抖擞要想出所以然的时候,带手套将倒冒了沿儿的卤汁从桌面上拿抹布吸吮饱满,又重新装满一盒子可乐虎皮蛋递过去。“喏,这个可以给他吃,只要别跟他说是我做的,应该不会被发现。”


先前说话的那个硬是愣了一下,抢忙领众于前把打包盒端在手里,不久前,白玉堂那个嫌弃他们几个逛过馄饨铺子身上有味的表情随即回来了他的脑海。“老板的食物很特别,我们馆主虽说是只白鼠妖,可却长着狗鼻子,甚么一闻就闻出来了。”...


【鼠猫】“冤家”宜结不宜解(2)

展昭的爸爸是他们这一带猫妖族里蛮是出名的看病大夫,就展昭印象所及,白玉堂和他父母这一家鼠妖搬来的时间似乎绝还不到两年。白爸爸是一家武馆的馆主,他们家的隔邻十几米外,是展昭和住在周边的几只曾经一起幼化的猫妖崽儿时都呆过几年的幼稚园。展爸爸不许展昭跟其他邻居一样叫白爸爸“白馆主”,要叫得叫“白叔叔”。就算在一群猫后说起白伯伯的武馆,也不许和别的其他孩子们那么说“馆主的武馆”,要说就说“巷口武馆”。对展昭的父亲而言,这是礼貌和客套,但依展昭本身的立场来说,要他讲礼貌就意味着比所有的小猫妖矮了差不多一辈,纵然展昭从不怎么计较这些。


别看...

1 / 19

© 風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