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籟

脑洞很多,更文死慢

【鼠猫】“冤家”宜结不宜解(5完)

 @采绿聆青音 

这些无疑是展昭最坦白的话了,而且他最为在意且只愿意关心的事是白玉堂甚么时候会再度出现,更准确来说是他自己何时能够堂堂正正,不用挖空心思追着、堵着、磨着便能顺顺当当见到白玉堂的面。他实在非常想念对方。


展昭觉得自己大约就像一条河床上的一颗小卵石,而那一种根本一丝一毫无法抵挡的情感随着时间推移,注定会愈发从他体内心下淙淙而过。每当他有空停下来坐一会儿,总会不经意地开始想念起那只当时不知在哪里的白毛老鼠,他满脑子须臾里全是晶光剔透、明亮熠耀的色彩,稍后便会点点滴滴地被加重轮廓地描绘在记忆的图纸上。


也许更坦率一点地来说,这兴...

【鼠猫】“冤家”宜结不宜解(4)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日后当白玉堂再回想起这一段时刻,多少年来头一次觉得宿命:他一直在逃避着和展昭的正面相对,以免见了便对这猫儿作出不爽的结论,教自己生出一堆不乐意。可冥冥之中,他的命运早已有了定见——一如被捕鼠器夹住了尾巴,不论如何都溜不出与展昭有关的日子。


而在此之前,白玉堂自凡要屈服于白老太太的“威严”之下 ,在他逃命出去那一天,老太太已然给他安排了要给那些早先提过的店家附送礼物的任务,当然,白玉堂也只好夹着尾巴乖乖地按购物单的要求往各条路上挨家挨户分送分送。等走到展昭的店,他一迳冷着脸把礼盒往展昭怀里扔,以致在展昭眼里...

【昭萍】 灯光(现代架空)【2】

  @采绿聆青音 

 “是啊,朋友出任务去了,让我给他照顾几天。”展昭伸手接来,微微抽动着鼻翅嗅闻热饮里散出的气味,直感一阵暖融心脾的甜香,不由端起杯子先喝了一口便极是自然地拉过水寄萍,将她让到座椅上,微微对人感慨地叹出一口气。“但它突然就不舒服了,我从朋友家出来后从搜索地图上直接找了一家最近的宠物诊所,却没想到会遇到萍萍你在这。”


水寄萍听了那话像是怔了怔,展昭低头放好杯子不意间瞥见了她的神情,他第一眼没仔细看便直觉自己刚才的话没说好,然后越想越似乎不对劲儿了。“这家诊所是我学校里的学长开的。”水寄萍...

【儿童节贺文】小灰灰的梦想日记(番外完)

 @黑巛琥珀  @采绿聆青音 

感谢卞卞赞助封面,超级好看 @汴汴君 

反省(XX.X.7—XX.X.14)


【每日大事总结】

南伯伯新教了我一个词叫“反省”。不过看他说话的样子,好像……以前也有教过我么?但为甚么我一点点都想不起来了呢?可能我当时想事情时发傻的表情实在很好笑,平常总是被南伯伯骂来骂去的那个来买《跳跳糖》画册的大个子,居然在我背后大小声说我是不是一个阿达?这个说法我知道啦!电视上那些只会流口水不会自己吃饭的,哥哥说过就是阿达了。


这个大个子就会在南伯伯看不到的地方欺负我,我本来很想

【昭萍】 灯光(现代架空)

纪念9475周年,送给我爱的昭萍

 @采绿聆青音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这是水寄萍读木心的《从前慢》里,最喜欢的一句话。当她无意里想起这个的时候,尚坐在办公室里翻看李东的作业。这天正逢周末黄昏将近之际,已又下过一场雨了,气温较之上午都更添一丝说不出的沁凉。好在房间里有空调,吹风口出来的股股热风由上下摆动的门片随机生发,飘过的暖意足以抵御住外在萋萋寒风里来的刺骨之感。

 

 

 

 

水寄萍的指尖拂过一张双格纸,反手拿起桌上的茶杯,将里头的红茶细细轻...

【提前祝儿童节贺文,鼠猫相关】小灰灰的梦想日记(又名坑哥系列)

发一个文激励一下自己下半年开始努力向上,挖坑填坑还有那啥黑巛同学的战损猫之看图说话。
先拿这个补偿一下,哈哈 @黑巛琥珀 

鼠猫圈大概都不过儿童节?当然,如果当真过的,那我选择打脸自拍。如果以前不过,就当我开个先例好了。还差一个卞卞赞助的封面下次放上来,本日记私设动物幼稚园小孩子的智商接近人类小学生的水平,还有,我已经很努力地把我小学二年级的作文水平拿出来了


这篇应该不算胡乱占tag吧?如果有觉得不合适的,请指出


【鼠猫】“冤家”宜结不宜解(3)

“老板,为甚么你这么说,我觉得非常好吃啊!”有一个朝展昭猛挤了两下眼睛,似乎示意他赶忙把底细说出来,但展昭没吭气,连眼睛也不眨一眨,只默默趁他们个个吃饱精神抖擞要想出所以然的时候,带手套将倒冒了沿儿的卤汁从桌面上拿抹布吸吮饱满,又重新装满一盒子可乐虎皮蛋递过去。“喏,这个可以给他吃,只要别跟他说是我做的,应该不会被发现。”


先前说话的那个硬是愣了一下,抢忙领众于前把打包盒端在手里,不久前,白玉堂那个嫌弃他们几个逛过馄饨铺子身上有味的表情随即回来了他的脑海。“老板的食物很特别,我们馆主虽说是只白鼠妖,可却长着狗鼻子,甚么一闻就闻出来了。”...


【鼠猫】“冤家”宜结不宜解(2)

展昭的爸爸是他们这一带猫妖族里蛮是出名的看病大夫,就展昭印象所及,白玉堂和他父母这一家鼠妖搬来的时间似乎绝还不到两年。白爸爸是一家武馆的馆主,他们家的隔邻十几米外,是展昭和住在周边的几只曾经一起幼化的猫妖崽儿时都呆过几年的幼稚园。展爸爸不许展昭跟其他邻居一样叫白爸爸“白馆主”,要叫得叫“白叔叔”。就算在一群猫后说起白伯伯的武馆,也不许和别的其他孩子们那么说“馆主的武馆”,要说就说“巷口武馆”。对展昭的父亲而言,这是礼貌和客套,但依展昭本身的立场来说,要他讲礼貌就意味着比所有的小猫妖矮了差不多一辈,纵然展昭从不怎么计较这些。


别看...

【鼠猫】“冤家”宜结不宜解(1)

节后照旧混一更,非传统意义上的鼠妖猫妖设定


顺便表白我的团团小耗子 @蒋昭 


展昭第一次面对遗传学困扰的情景猫外婆还记忆犹新。当时她牵着小猫儿的手走在离小老鼠白玉堂不远的地方,也许就在他前面多走了三步,至多只有五步的样子。白玉堂的一张鼠脸一路始终阴沉着,纵然他全身细软白毛似银如雪,生得极是好看,然而却衬出一双眼睛里更为黑漆,犹是布灰布漆伸拔到无穷高处的门柱,又宛若饱濡墨汁的玻璃笔笔尖由白纸边缘划过之际停顿良久,结果多余的一丁点儿墨水将皎皎一片漫涣得色彩深浓。这自是展昭长大以后回忆这段微不足道的往事才真正找出的形容。...


【鼠猫】梦中人(1)

這是一个一部电影讲三生三世的故事,导演 X 兽医的设定

现实里猫儿还在国外暂时不会上线,所以前一部分现实的情节是白导演和XX路人甲的剧情

依旧送给黑巛,希望黑巛能对这个题材有兴趣 @黑巛琥珀 


多日以后,董大略再度站在街角咖啡店的那面墙下,想起了那个白姓学长讲过的一个笑话。

他从小读书到大遇到过数也数不完的学长,也都忘记了他们的名字。通常他们的笑话就像他们的名字一样,让他见过时有些印象,可过后也会在最短的时间里忘得一干二净。谁让董大略本身的性格里有些社交障碍,他记忆里留不住甚么人,而且在跟其他人相处的过程中,他总难免产生莫名的心慌不安之感,每每期待着尽快将这一段...

1 / 20

© 風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