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籟

脑洞很多,更文死慢

【鼠猫(民国梗)】光阴谭屑 1

这是篇堆砌民国元素且篇幅不长,短时间里能完成的小文

——————

1. 小时杂忆

展昭常以为很多年以后,倘若白玉堂突发奇想要出一本个人的传记聊归意趣,那么自己将会很乐意,也十分合适作为其一之替他写篇前言的人选,至少,对这个人的了解或许尚算不得面面俱到,但在很多方面的认识大抵上是没有甚么值得其他人疑义的。

譬如他自小为人好诙谐趣,家里曾有几个出来的长辈成就不凡,墙门桃李不乏少数,受他们的案头上的功夫影响,他肚子里倒也没少有些名堂。但以白家夫人的话来说,这儿子就是那种很奇特的人——胆不小,自来都喜欢给自己敲铁板别别苗头。此言听来少不得有些许故意埋汰人,但白玉堂打由开口会说第一个字...

【鼠猫坑】时间线(3)

 (1)   (2)  

白玉堂尽瞅西洋镜一不留神没把展昭看住,让他跑去拉回了易婉君,为此心里自然有些窝火,但终究是耽心的程度盖过火气,一双眼紧盯着看对方在一时高过一时的水浪出没前,将人扶在一块礁岩堆错旁倚,一望平如镜面的安全地带,这才总算放下心来。


“谢谢。”易婉君依旧微愁着一张脸,环臂抱膝,遮去鼻口,声音倒像是从胸腹里发出来的,“看来我得为将来打算一下了……”


“慢慢想,总会有办法的。”展昭接住她的话,同时往她身边的石台上席地坐下,把声量更放低了点安抚道:“别担心,如果你有甚么困难也可以告诉我,我或许能替你一块出些主...

【段子文】猫儿失忆之五爷篇

来源小才萌萌哒的梦,希望小才喜欢 

 @蒋昭 因为小昭那篇是从猫儿角度写的,我这篇就勉强算五爷篇吧

猫儿失忆之猫儿篇点此阅读

除了季节交会的那数天之外,展昭这一段日子来着实过得太多悠闲以致可以无视於辰光的存在了。便是在半夜起床,走到门外,向满园闃暗招摇的花草发呆半宿抑或到了黄昏时刻,爬上城外的青平山朝良景美色扫视许久,也是无关紧要。倘若清晨没有起雾和落雨,他还总被公孙策催促着早些儿更衣起身,从府中的静泊园南侧拱门沿小路到处溜达,尽可能看看开封府的房舍景致。

一段功夫下来,展昭便能将所看到的记下了个八九成,然而待其他人相问之时,虽能说的有模有样,可照细观究却...

【鼠猫坑】时间线(1)

我只是想挖个坑,不过还没挖好,是个不成形的坑

未完待续中

点此阅读


【鼠猫】笑鬼拾遗(3)

前文(1)      前文(2)

“怎么了?”展昭眼见白玉堂转头一径往绞榕枝节歧错的深处游目过去,觉得甚为奇怪。那盏灯的光线局促闪烁,晃得他眼前黑金艳花朵朵直冒,俨然眼花的紧,以致移步想要追探白玉堂的想法,却反而险些错视,觑到那双瞳仁里流露出和悬疑电影中的人物看到恐怖之象时相似的晶光,不但犹疑而且奇诡。老实说,近几个小时以来莫不可测的气氛似乎一直萦绕徘徊着,展昭本来从不信邪的,可此刻却难免担心他们两人会像剧中贪婪的寻宝人一样,被各式各样人类尚无以名之的异状轻率地欺耍一番,至于会落得甚么样的下场,他居然也没有底了。

 ...

【鼠猫】笑鬼拾遗(2)

   


为了在人面前撑柱起最后一道事关尊严的围墙,更想望能够重新沉湎于旧日的辉煌彪炳,社长调整策略,不顾一切地从脚底边挖出匿在某个旮旯儿才得以幸免,然而却早就少的令人极度怜悯的气场,忙不迭地叉腰端抬出专制的身段,可也不见得就得着便宜,免不的因无形之中的慌乱在自己的口涎呛咳上栽了跟头。“这是我前天承接下来的委托,你们两个人务必、一定要替本社负责到底。”其人竭力压抑太容易波动的心绪,一再重复着毫不新鲜的指令。


不管怎么样,这一回case俨然关乎全社是否还有机会混几顿饭吃,故而任务兴许单调又乏味,但是塞塞牙缝也足味了,至少无须攀甚

1 / 8

© 風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