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籟

脑洞很多,更文死慢

【鼠猫】思远人

(十八)释怀

“五爷要在你这小破地方用午饭是给你面子。”白玉堂对师越扬了扬下巴,“下回你跪着求我,我都不来!”

 

于是白玉堂这顿气受得,待他跟展昭坐在会仙楼的单间雅座里,依然脸色不佳。纵然点了一桌香气四溢的菜,但是两个人都没有甚么胃口吃饭,白玉堂是不开心,展昭是的确真没甚么食欲,于是一个沉默一个不说话,两个人拿着筷子,挑拨着一桌的美食。

 

“猫儿,你怎么不吃?”沉默了一阵,白玉堂看人,“不喜欢这些菜?”

 

展昭停顿了一下,“你不开心不是么?”他不答反问。

 

“我……”白玉堂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说甚么,干脆把筷子一拍。

 

展昭叹息一声,无奈摇了摇头,抬起头看向白玉堂一眼,刚要开口,但见白玉堂忽然道:“算了,先别吃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这顿饭,回来再吃。”

 

两个人去的那个地方是一个有水的地方,有一个水塘。水很漂亮,透明的水,也很干净。塘底有许多水草在飘,却依然清澈见底。

 

水塘里也有许多鱼游来游去。

 

这其实算不得是个水塘,只是一个水洼,或许原来是一个水塘。就在朱雀门山丘临近的一个很僻静的地方,这里当年是一座寺庙,而后好多年里和尚搬走了,也就荒芜废弃了。

 

但是水里还有鱼,很多很漂亮的小鱼,一尾尾的,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还是这水洼里本来就有的。鱼儿有着淡淡的颜色,有些是银色的,还有一些泛着很浅的金色,在浮荡着水草衬着黑底的水色中穿梭。水草只是静静的摇晃,让人看不清水中的旖旎。肉眼直直看上去,鱼儿身上透明的鱼鳞一闪一闪,一点像星光的感觉,纵然知道是错觉,星星怎么可能会掉入这小小一片的水洼里,但是,黑底透明的水里分明闪烁着银光,一点一点的一亮一亮,那么就当星星真的掉在水里好了。

 

“漂亮么?”白玉堂弯腰看鱼,“它们还有名字呢!”他似乎从之前的不快中摆脱了出来。

 

展昭怔怔地看了白玉堂一眼,他没想到白玉堂竟然也会有这样的爱好。

 

白玉堂眼神恍惚了一下,转头看人。“鱼都有名字,你却没叫过我的名字。”

 

展昭把手指放进水里,触手刺骨的凉。听到白玉堂的话他的手忽然一抖,手指一拨溅起微小的水花,有几尾小鱼被他吓跑了。展昭须臾间感到身上有一种凉的透骨的疼痛,水的确凉,但他知道凉骨的并不是水。

 

素来孱弱的女子或许会闺愁孤独郁郁寡欢,可想不到像白玉堂这样铮铮铁骨的男儿郎一句好似不经意的呓语,竟也会让他仿若目睹了一场秋日式微的冷清之意,就连方才以为他心情有所好转的错觉也成了稀薄的暖光。在这一瞬间展昭竟感到点琢磨不透却真实的怜惜之情陡然泛上心头。

 

他淡淡叹了口气,抬起头凝视白玉堂的眼睛。“你打算一直用怀念的口气和我说话么?”

 

白玉堂心冷不丁颤了一下,微微蹙眉,“或许是吧……”他似乎有些迷茫,手指有一下每一下地拨弄着水塘边的芦苇,“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是个心很热的人,也是个太计较成败得失的人,他很讨厌无能为力的感觉,就像是一种奇异而无端的固执和无理的偏执,他真的看不透,也不知道该怎么看透。

 

展昭探手托着些许清水将一条鱼儿捧在掌心,“这里的水快干涸了,鱼也快要死了。倘若不带水过来,或者把鱼带走,倘或置之不理,这些漂亮又脆弱的生命或许随时就会夭折,那时候再想起它们美好的样子,那是怀念。”展昭缓缓眨了一下眼睛,牵动嘴角微微一笑看人。“可是怀念不适合我,因为我还在。”

 

听到展昭说完,白玉堂霍然闭上眼睛,默然,沉默了许久。磨蹭芦苇的手指忘形地扣住一根很粗的芦苇杆,几乎要掐断了它。

 

“你的确在……”他终于睁开眼睛开了口,口气显得略微僵硬的。“其实我也没有怀疑甚么,反正所有的局面都是我的错造成的,你不记得我,是对我最大的惩罚。”说到最后,白玉堂又冷笑起来,口气有一点点起伏不定。一抹绝望黯淡的光在他眼里一闪而过,唇边的是自嘲。

 

展昭又慢慢叹了口气,“没有惩罚,都过去了。”展昭缓缓伸过手,去松开白玉堂手里握着的那根芦苇杆,“无论那些是甚么……就算为了我,忘了它们。”展昭一边说一边把手轻轻地,也很温暖的放在了白玉堂的肩上。

 

这是展昭给予的,也是他觉得最简单也最适合的支持。

 

白玉堂怔住了。

 

“这些是你的真心话?”他眼神闪烁,迟疑了一下,反手握住展昭放在他肩上的手。

 

“真心话。”展昭点点头,看人的眼里有着淡淡的暖意。“很多事,此时此刻我不知该如何回答你,但我希望你开心点,锦毛鼠白玉堂不应该是个消沉的人。”

 

对于展昭的反应,白玉堂竟是一时无言以答,但他不能克制地心神激荡,那么多原本很执着的东西,原来并没有执着的必要么?但看白玉堂似乎好些了,展昭慢慢笑了笑,按在他肩上的手缓缓松开,白玉堂先行放手,然后再去握住展昭放下的手。

 

“嗯……还有,犯不着羡慕鱼的名字……”展昭忽然避开白玉堂的目光,“如果你觉得我叫你玉堂会让你开心……”

 

白玉堂瞪大眼睛难以置信。

 

“你果然是变了。”过了一会儿,他低声道。“变得更加狡猾了。”

 

“狡猾?”展昭诧异,眯起眼睛转过头看人,却被白玉堂突然带进怀里,环住人的手臂牢牢收紧。这天开始转凉,吹来一阵风就会觉得身上有一点点地冷,但展昭的身上很温暖,靠起来也很舒服。展昭没有拒绝,他嘴边勾点无奈静静的靠在白玉堂怀里,白玉堂的气息也很温暖,在这样沁凉的天气里,无论两个人是为甚么而在一起的,他们都相互温暖着。无论从前发生过甚么,在这一刻,他们是彼此拥有的。

 

这就够了。

 

 “虽然猫儿叫五爷的名字感觉很不错。”白玉堂挑着眉凑近人耳边,“不过,只可以在我们两个单独的时候这么叫。”

 

“要求还挺高……”展昭若有所思地看着人的头发,淡淡笑了笑,“回去吃饭吧!让小二不许动桌上的菜,再不回去,可就不好了。”

 

“这话说得好像五爷故意刁难他似的。”白玉堂口中揶揄店伙计,揽着展昭的手却没有放开,不管展昭何时才能想起他,也不知何时才能想起他,但至少在刚才一瞬间,他们交付了彼此的心,或许更接近了爱的感觉了吧!                           

评论
热度(60)

© 風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