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籟

脑洞很多,更文死慢

【鼠猫】思远人

之前篇幅戳这里

                  

十一与十二 


(十三)遗忘

展昭情不自禁握拳敲打自己的额头,却听得有个孩子的声音在呼唤他,“展大人,快救救我!”

 

他竭力凝神望去,“明华?”展昭看清明华后吃了一惊,“你怎么会在这?”

 

小道童明华仍旧保持着怪异的姿势,他焦急地朝展昭努努嘴。“是师父叫我来的……哎呀,你快帮帮忙,替我解了穴道,是右手的少海穴。”

 

明华哇哇大叫,展昭扶着树干站起身,他虽然武功还在,但此刻真的是浑身一点劲都提不起来。还好明华离展昭只有两步之遥,展昭缓了口气,来到明华身边拍开他手肘上的那个穴道。

 

“到底是谁点了你的穴?”

 

“是白玉堂啊!他不听我的劝告,非跑去找我师父!”明华穴道一解,赶紧扶住展昭。

 

展昭听到“白玉堂”这个名字,头疼冷不丁又起。待疼痛自行转了两圈,展昭悚然一惊,“他为何去找你师父?”

 

明华扶着展昭的胳膊撅起小嘴。“他见你复生之后精神老不好,便去找师父问,有何让你恢复的法子。我已经告诉他随便找我师父很危险,可他就是不听!他这个人实在过于我行我素了!”

 

甚么?展昭闻言脸色一变。他太了解师越的手段,他必须得马上去找人!展昭也顾不得自己的身子吃不吃得消,提气身形一展,掠上枝头,身影很快消失在林间。

 

“啊……展大人等等我!”明华怔了怔后回过神,也跟着身形一掠追了过去。

 

“咳咳!”

 

展昭从屋顶一掠而下,推开泽庭观的大门,大口喘息着跌坐在地上咳嗽起来。他满身冒冷汗,额头和手心全是湿的。为了来到这里,他已经耗尽了全力。

 

“展大人,你还好么?!” 

 

随后赶到的明华惊呼着朝展昭跑过去,他留意到展昭的脸色异常难看,原本就苍白,加之

体力透支的缘故泛出几分晦涩的味道。想当初多么神清气朗的展大人啊!明华扶着人叹气。展昭按住胸口一个字也吐不出,只能微微摇了摇头。明华比展昭矮了一个半的个头,拽着展昭的胳膊费了吃奶的劲才把人扶起来。

 

白玉堂用师越的匕首划开手臂的时候,明华正拖着展昭赶到。展昭凝目扫向白玉堂手臂上的伤口和流下的血。

 

“这是在做甚么?白……谁让你来的……”

 

展昭坚持不住疲惫地闭上眼睛,他看不见白玉堂是否痛楚,看见的只是,他的血渗了出来!可他的记忆也在看到白玉堂之时蓦然又出现了断层,脑海里宛若刹那间掀起一层朦胧的雾气,生生将白玉堂在他心中残存的印象一点一点地剥离。

 

师越淡淡看了展昭一眼,右手五指一展,白玉堂手臂上流出的鲜血竟眨眼间好像活了似得聚合在他的掌心。他逐渐收拢手掌,转而探进衣袖,将那个血团彻底藏匿。

 

“师越……你为甚么要这么做……”展昭咬着牙费力地吐出这几个字,拼尽全力地想要把白玉堂留在心里。他潜意识的某个地方异常的清醒,这就是白玉堂为了他找到师越的后果。他甚至知道假若此刻他留不下白玉堂,以后就永远留不下他了。白玉堂会还原到那一个他完全不认识的世界中去,再也——不回来——。他怎么可以忘记他,即便他记不住世上所有的人,也不能忘记他。倘若他活下来却忘记了自己最重要的人,这样的交换他宁愿不要。

 

展昭的确这般想着,但头疼的桎梏却完全由不得他作主,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深陷进一波波无法逃脱的挣扎之中。

 

“猫儿!”

 

白玉堂顾不得手臂上的伤口,冲过来从明华手里接过展昭搂在怀中,一掌贴他后心,穿过一股真气,助他稍稍气血平衡。白玉堂的声音从彼端传来,仿佛响自很悠远的角落,落在展昭耳里既陌生又熟悉,然而熟悉的感觉只稍稍停留了一记,似乎只是一根手指在心海轻轻拨动了一下的功夫,这个声音便变得陌生起来。

 

展昭平复着呼吸木然地看着白玉堂的眼睛,慢慢地牵了牵嘴角,算笑了一下。这个笑根本不由自主,展昭全然不知自己为何要笑,究竟是给自己安慰,还是给眼前这个人安慰?他又用力眨了眨眼,可眼前陡然出现无数红色的、蓝色的、绿色的、紫色的……诸如此般纷乱的颜色变形摇晃,蜂拥向他的脑壳。

 

……

 

……这个人……是谁?

 

当展昭终于从疼痛中摆脱出来,他茫然的目光从圈住自己的手臂,游弋到抱住自己的这个人。

 

白玉堂对一切都毫不知情,他完全不明白自己与师越定下的那个契约到底意味着甚么。他此时此刻只是担忧着急着展昭,情不自禁伸出手想握住展昭的手,可在他的手几乎要碰到展昭手指的那一瞬间,展昭却突然五指一翻,反扣白玉堂伸过来的手腕,没生没息地逼开白玉堂这一拉,再不动声色地退出白玉堂的怀抱。展昭虽然不知道方才发生了何事,但他不习惯与生人有过度的肢体接触。

 

即使……这个人看起来似乎对他并无恶意。

 

“猫儿,你在做甚么?”白玉堂瞪大眼睛,他不解展昭一瞬之间的防御动作,他更不解展昭看向他时眼中无法掩饰的距离感。

 

展昭看人的眼神通常柔软而静淡,温柔之下又带着点让人不易察觉的疏离,但疏离之感既算不得唐突,更非冒犯。这样的眼神或许对常人来说合适,也很舒服,但白玉堂却无论如何都受不了。

 

“猫儿?”展昭不着痕迹地蹙起眉心,“兄台这般称呼,莫非是认识展某?”这个人唤他的口吻带着一种莫名的熟稔,可为何他却一点都不记得这个人呢?

 

“猫儿,我是白玉堂——”展昭衣袖一紧,攥住他的白玉堂手指微微发抖,他错愕震惊于展昭的一连串陌生的反应,脑中蓦然间竟有可怕的念头一闪而过——展昭忘记他了?!

评论
热度(41)

© 風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