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籟

脑洞很多,更文死慢

【鼠猫相关】小灰灰的梦想日记(补充二)

 @采绿聆青音 

猫猫的妹妹(XX.X.8—XX.X.12)

 

【每日大事总结】

最近,猫猫甚么时候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虽然他从来都是十分好的猫猫,性格很好,心地很好,更别说还有身上那么那么多的黑白花纹,在我眼里实在是好看得不得了。但我好奇的是这样从头到脚每一样都好棒的猫猫之前并没有非常爱笑啊,可在这两三天里他却像极了碰到过快乐小精灵似的,而我和哥哥同时也给好奇小精灵缠上了,越想越迷糊,尤其是哥哥嘴里还反复偷偷念念叨叨着他觉得很奇怪的一句。为甚么要说奇怪呢?因为即便我没听清楚哥哥的话也不要紧,他脸上的表情已经完全跟吃了扎扎的酸橙子,又教三角形尖尖的沙子戳在舌头上没多大两样。



我理解哥哥不是非要表现得很奇怪,只是他想问猫猫又找不到机会,哥哥很忙,咕咕鸡小姐让做手工使哥哥快乐这件事变成了让哥哥头大的事,因为我们幼稚园很快要开游园会了,咕咕鸡小姐觉得哥哥的手工做得出色,就叫他帮忙用毛线和布做一个太阳,还要有一个娃娃屋和养了金鱼的小池塘,可以说这一下哥哥简直已经气鼓鼓了,他说咕咕鸡小姐这是欺负他,他要心情不好就直接不干了。



当然哥哥的作风一向这样啦,可我还是担心他以后会被说该做的事没有做到之类的。悄悄说一句,咕咕鸡小姐可是一位很喜欢讲“废话”的老师呢!但哥哥很快白了一眼,说:“就是因为有该做的事,才会有不该做的事,该做的事做完了,就没有不该做的事了。所以这种不该做的事当然得等该做的事做完再做,而且要看我开不开心了,白小昭你连这点道理都不懂么?”唉,我是不懂,谁让我是小笨蛋呢?满脑子给哥哥话里几句该做的和不该做的绕来绕去,好像到处长满了草一般。不过大概哥哥的脾气已经出名了?咕咕鸡小姐居然叫猫猫来劝哥哥要好好干,猫猫本来以为哥哥又像以前是故意不开心的,可一看哥哥要做的活,他笑呵呵的脸也变了,看来猫猫对于哥哥做手工这件事是充满同情和理解的,他想了想就和哥哥说,如果不想干那就不干了。




哥哥听了很吃惊,他应该没有想到过猫猫会这么快就站在他这一边,马上问猫猫真的可以这样么?猫猫点点头说咕咕鸡小姐这次是有点过分了,所以他支持哥哥不干。相信在猫猫说出那句话的那个时候,哥哥差点就想朝猫猫冲过去了,结果哥哥却又忽然笑起来,他应该不是笑猫猫,而是不是想这件“不该做的事”令他觉得好笑呢?哥哥没有告诉我答案,我自然甚么也不知道了,何况后来哥哥又开始兴奋起来,兴奋到我也被影响,兴奋到我们都忘了去问猫猫之前那么开心的原因了。

 

 


但我还是有找个机会当着哥哥的面问猫猫为甚么会显得这么快乐,后来哥哥和我说,他当时很意外我会这么做呢!因为平常的我总像一只扇乎着眼睛看似十分瞌睡的小哈姆太郎,难得一次那么有精神,也十分主动。啊,我有这么糟糕么?虽然我的愿望是真的可以天天睡大头觉,可明明也是哥哥告诉我说,这叫白日做梦呀,所以我平常再困也总是努力睁大眼睛,没想到哥哥却讲他弹琴给我听时,我也容易睡着。

 


 

所以,我马上有点脸红,然后又想其实哈姆太郎除了胖点以外,还是很可爱的。于是,不管怎么说只好自己安慰自己,然后又庆幸猫猫并不知道我这个丢脸的小秘密。

 

 

 

对了,我还没写猫猫为甚么高兴呢?记得当时我那样问猫猫的时候,猫猫笑弯了眉毛,然后告诉我和哥哥,他妈妈肚子里的妹妹很健康,没过多久就要出生啦!真的是好棒的消息呢!怪不得猫猫会这样开心。不过我很快又想起来,猫猫并不是第一次告诉我们他妈妈肚子里有宝宝的消息,前一回猫猫说的时候还不知道小宝宝是弟弟还是妹妹,但他觉得无论弟弟还是妹妹都一样,他都会好好照顾和保护他们的。



我们是一边走在路上一边聊起这件事的,不知怎么了,被一个路过的听到了,竟然直接说这样的猫猫像个小傻子。我们都气坏了,虽然猫猫有说那个家伙好像喝醉了,应该胡说八道的,不用理会就没多大事了。可是大白天乱耍酒疯就可以随便骂小孩子了,这样可以叫没事么?我才不管,于是我马上就去踩了他一脚,哥哥好像也不肯让猫猫拉他,自己上去“报仇”了,顺便说了一句“王八蛋。”

 



不知道后来怎么了,被爸爸妈妈知道了这件事,他们没提我们打那个坏蛋的事,却很奇怪“王八蛋”这个词儿是哥哥从哪里学来的。我有问过哥哥“王八蛋”是甚么意思,哥哥说王八就是乌龟,王八蛋自然指乌龟生的蛋。原来是乌龟蛋呀,虽然我不太明白哥哥为甚么要说这一句话,但这样听起来好像也没甚么要紧的呀,但爸爸妈妈却好像被惊着了,之后,他们花了一下午的时间问王八蛋是怎么从哥哥嘴里冒出来的,妈妈越说越气,到后来也不知道是在气乌龟蛋、还是气哥哥说乌龟蛋,反正她说这件事不关猫猫的错,猫猫帮我们道歉认错也没用,接着就连我一起罚了,说我和哥哥不写检讨就不许吃晚饭。

 

 

 

【重要新闻】

今年红花奖得主遭一名家长指控非礼小女孩。 
我的感想:以前在读小一班的时候,我和哥哥是一个班,我们的班导不是露露老师,也不是现在代课的咕咕鸡小姐,她很凶,我们都叫她“凶巴巴”。这个教过我们半学期的老师好像以前也得过红花奖。哥哥说评委会的一定都瞎掉了,才会给“凶巴巴”颁奖。其实我也不喜欢“凶巴巴”,每次睡午觉前,她总是叫我们用手帕把脸盖起来再睡,因为这个原因,哥哥从来不睡午觉,他还叫我不要睡,说只有死掉的才会在脸上盖布。“凶巴巴”好像拿哥哥一点办法也没有,但是在哥哥不知道的时候她就会欺负我。平常如果班级里上课吵闹,她就会捏大家的脸蛋或脚,哥哥在了,“凶巴巴”就不敢碰了,可是有几回哥哥出去比赛了不在,“凶巴巴”就掐了我,是不是这样我也被非礼过了呢?哥哥后来说,“凶巴巴”被开除是迟早的事,但是我们如果早点去告她,“凶巴巴”也完蛋得更早。 

 

 

【生活检讨】 
我对阿旺的存在总是很注意,我发现幼稚园后面有很多大草坪和芭蕉树的地方,昨天就有一只旺妈妈在那里生了五只小旺,我拿早餐里的羊奶藏起来然后想去喂小旺,但是小旺的眼睛还没张开,完全看不见,旺妈妈又好像老怕我伤害小旺一样,怎么也不让我接近。结果我只好把羊奶喝掉,准备去买其它吃的时候,硬币掉在地上滚了一路后来被哥哥逮住了,哥哥说我管不了小旺,可还是陪我一起去买了吃的。今天我们带着猫猫再去看小旺的时候,一群小旺一下子少了两只。我觉得我和旺妈妈是一样着急的,哥哥没办法,说只能回家问问爸爸妈妈能不能收留剩下的几只小旺,猫猫也说会回家问一下,但他家里马上就有新妹妹了,小旺住过去不是太好。

 

 

【学习心得】

去谢解家玩的那天,本来挺开心,可谢解告诉我说露露老师生病生得很麻烦,需要跑去医院里开刀换骨头,搞不好过几个月也没办法回来继续上课,因为上课很辛苦。我马上就觉得心好痛,忽然想如果后面还是那个咕咕鸡小姐代课,我不是肯定要倒楣嘛。咕咕鸡小姐规定要唱的歌我虽然好不容易唱会了两首,可是好多调调都没在对的地方,哥哥说我一唱歌就好像破喇叭走了风,不过还好谢解也不会,我不想当个坏心肠的小孩,可这个时候,还是想要有朋友可以陪我一起。其实露露老师病了那么久还没出院,我都怕她要撒手人huan了,现在回想起来,我总觉得非常对不起露露老师,他一直非常用心教我们,可是我却一点都不用功,日记也总写错别字,也许露露老师就是被我气到的,我很难过。

 

 

【错误订正】

 (我自己订正)

寰寰寰寰寰寰寰寰寰寰

 

 

【导师评语】 
导师没评语,我自己的评语是: 
小灰灰,虽然南伯伯说你写得比以前要好,但是还要努力,现在有一个错字,以后得一个错字也没有,要相信露露老师会回来,只要一直努力,以后一定会变成又高又帅的酷老鼠的。

评论(3)
热度(68)

© 風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