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籟

脑洞很多,更文死慢

【鼠猫相关】小灰灰的梦想日记(补充一)

因为老师生病不在,这次没有导师评语和改错别字

 @采绿聆青音 

奇怪的问题(XX.X.31—XX.X.4)

 

【每日大事总结】

听到露露老师生病的消息,我忽然难过起来。本来前天上午有露露老师的课,全班同学到了时间就一直等啊一直等啊,但露露老师都没来。我看到挂钟上的小草莓走针在过了平常的上课时间以后还多转了好多圈,因为数学一向不行,只好扳爪指儿一点点算,然后才发觉露露老师竟然晚来了十分钟呢!那时候我觉得很奇怪,露露老师一向上课特别准时,而且她不喜欢看到同学们迟到,就像讨厌小孩子顶嘴一样。

 

 

 

上一次班级里一个同学不小心迟到了,露露老师叫他贴着墙角罚站。当然,他就那样好可怜地站了一节课,最后还差点尿尿在裤子上。我好同情他,因为被尿尿弄湿的衣服穿在身上又难受又丢脸,我以前就老容易这样,所以等到了夏天屁股上便会生出许多红豆豆,一颗连一颗,一串连一串,比我们班级里唱大合唱时的表现还团结,然而也特别的疼,妈妈只好叫哥哥给我的屁股上涂一种白白香香的粉,哥哥大概看我蛮蠢样的,涂完以后在旁边斩钉截铁(南伯伯说用这个成语很形象)地警告我:“白小昭,你再这样乱尿尿,等一下还有以后都别玩甚么海盗游戏了,因为你没有生命值打败大海怪了我跟你讲!你不要不听话。”

 

 

 

其实我也不是故意要这样,可尿尿那时候就会自己跑出来,也不和我打一声招呼,我有甚么办法呢?所以看到那个同学终于好容易被露露老师“释放”,哭着鼻子奔去厕所的时候,我对猫猫说他好可怜。猫猫后来讲,他当时看到我的脸蛋也跟着涨红,就觉得我是一个有同情心的小朋友,但事实上,我是因为自己的事才同情那同学的,用南伯伯教我的话来叫“感同身受”。不过好奇怪的是,那名被罚站过的同学,自从那一天以后对露露老师更加尊重了。他好几次对我说,幸好露露老师有叫他罚站,令他长了记性,否则他一定会经常迟早,因为他很爱睡懒觉。最近一次听他说这话的时候,旁边还有哥哥、猫猫和谢解,我们正准备比赛直排轮。刚准备穿直排轮的哥哥,突然决定先把直排轮拎在手里,不过我有看到他皱了皱眉,我知道是这他对那个同学的话有别的想法了。因为每回哥哥觉得我和他顶嘴的时候,都是这样的表情。

 

 

 

 

后来哥哥问那个同学:“好吧,你迟到是你错,不过难道你真的觉得老师做的全是对的么?”我想,如果事情是发生在我身上,哥哥肯定会翻过脸来教训我的,为甚么说是教训呢?很简单,我相信哥哥心里一定很想说那个同学夸露露老师是在睁眼说瞎话了,哪有被罚站以后还感激的道理。当然,哥哥不会随便对其他同学翻脸,但他也没想到,对方始终在坚持露露老师是正确的。可能哥哥太过吃惊,眼珠子瞪得比较大,所以我只看到那同学一副嘟着嘴,仿佛受尽了委屈似的。哥哥本来还想说些甚么,可是忽然停了停,眨着眼想了想,拍拍那个同学的肩膀说:“你这样很危险,小心将来得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哥哥的这句话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即使他前前后后只说了两句,也足够和那个同学的唠叨打了个平手,也令对方有落败的感觉。咦,不对啊,难道大家都懂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甚么意思么?我挠挠毛毛,转头看看猫猫和谢解,他们好像并没有露出不明白的表情。猫猫还很担心哥哥把话说多了,忙过去拉哥哥,看来看去只有我还傻傻的,甚么也不知道。因为满脑子的问号跟绕毛线似的,我也顾不得再去注意那个同学有没有闪着眼泪。其实在哥哥说完话后,我就问过猫猫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甚么?可这一次,向来对我甚么都好的猫猫居然说我现在不适合知道,因为我是可爱的小灰灰。怎么小灰灰可爱了,反而不能知道真相呢?好奇怪啊!因为猫猫的拒绝我有点无法面对,也忘了再去问谢解,我想哥哥更不会告诉我吧?!为甚么我会有这样的想法呢?我想了想,可能是我很怕自己变成全天下最啰唆的小笨蛋一个!可惜露露老师请病假了,虽然,我应该还可以去问南伯伯这个问题。

 

 

 

不过在南伯伯回答我的问题之前,他先批评了我这一次的日记写得没有之前来的好。因为我啰嗦了半天仍然没有解释清楚,露露老师生病以后,幼稚园会怎么安排。可我真的不知道啊,代课老师只是帮我们上课,在露露老师回来以前,没有老师批改我的周记了,河马叔叔昨天晚上特意打电话来说过,让我可以想写甚么就写甚么,就算写看了动画片的感想也行,可是总不能一直写动画片的内容,这一次写了,就不知道下一次会写甚么了。

 

 

 

【生活检讨】

我还是想说,我挺想露露老师的。代课的咕咕鸡小姐认为我们手工班学习音乐的气氛不可以落在音乐班后面,就要求我们每个同学都要学会唱五首歌,过几天要抽唱,如果不行就得罚抄作业。对于一只学不来音乐的小灰老鼠,我觉得我完蛋了。虽然哥哥不允许我完蛋,他说要和猫猫一起监督我努力。一想起猫猫,我心里就偷偷觉得其实露露老师不在,哥哥可能还是有点高兴的,因为爸爸妈妈现在不用去幼稚园见老师了。哥哥问咕咕鸡小姐说:那露露师甚么时候回来?咕咕鸡小姐说不知道,你们等吧!然后我们没等来露露老师,却等来了跳舞课加课,不知道其他同学会怎么想,我反正更加有一点想念露露老师了,唉!这真是兔死狐悲啊!

 

 

 

这一次的检讨大概是要检讨我为甚么会这么想露露老师呢?

 

 

 

【学习心得】

谢解本来说要带我去郊游,他上次也就要带我去郊游了,可是这次起床的时间太早了,而且我练唱歌,实在吃不消。于是谢解就自己和爸爸妈妈去了,出门前借了几本他爸爸书柜里的书给我看着解闷。第一本叫《艺术之门》,里面有好几个人类大师傅喜欢在小徒弟脑袋笨笨回答不出问题的时候,拿敲一根棒棒打他的头,然后再让他出去跑步,结果小徒弟跑着跑着就明白过来了。虽然我不知道为甚么拿棒棒敲脑袋加上跑步就会忽然bingo,但是故事本身好好笑,我想可能里面也没甚么道理,还是不要想太多了。第二本是漫画,叫《新编漫游西游记》,里面的唐僧不骑白马,改开汽车了、另外还有电脑啦,电视啦,孙悟空的筋斗云也变成了滑板。西游记明明是古代的书,怎么会有这些东西呢?画这本漫画的人一定以为小孩子很好骗。还有一本是《巨人三传》,我看了半天,里面很多字都不认识,还一个巨人也没有找到,真是太奇怪了,这本书一点都不好看。 

 

 

 

 

【重要新闻】

这几天我心情不太好,没有看新闻,写到这一栏的时候只好拿自己的事来充一次数,希望露露老师回来的时候不会太生我的气。我想说的是上次在贺卡里写我是bastard的同学,那其实是一位女同学啦,后来我又收到她的信,问我为甚么都没有给她回信或寄卡片,她“very sad”,希望我能珍惜我们之间的“friendship”。我拿着信问哥哥我该怎么办?哥哥特别奇怪我怎么和一个女同学那么好,我说我们原来并没有那么好,是她出国以后才忽然觉得我们应该那么好。哥哥明白过来,耸耸肩说,既然如此,你就跟她说清楚你现在上课那么忙,功课又多,怎么会有时间写信呢?而且现在就开始要求这要求那,将来要是嫁给我一定唠唠叨叨没完没了。这话好像哪里不对啊,她为甚么要嫁给我呢?我又没说喜欢她,看来,我应该要快点写信告诉那个同学“算了”,然后再告诉她,我已经有喜欢的猫了。

 

评论(6)
热度(53)

© 風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