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籟

脑洞很多,更文死慢

【鼠猫】思远人(十一)——针锋相对

师越衣不沾尘,在长街上走着,人来人往,多少都会情不自禁地往他那里看一眼。虽然他是个一身道袍打扮的道士,但如此风雅闲适的男子还是不多见的。宽大的衣袂随风一飘,似乎荡起的是杨花柳叶,是一松之下一石之上的清静与悠然。

 

间或有几句有关他的私语随风飘来,师越并没有刻意去听,但是他又自然而然地将那些私语议论尽收耳底。他是修道者,术者无为,能知天下,只要他想知道的,终究会知道。

 

他行至泽庭观门口尚有几步之遥,有个小女孩蹦蹦跳跳地捧着蹴鞠正从门里走出。她身着绣有粉色桃花图案的衣裙,头挽双髻,发髻上扎着和衣服同样粉色桃花的发带,发带随着她跳跃的动作飘来飘去。她将蹴鞠往天上抛,待蹴鞠重新掉下便用脚尖一勾,想将蹴鞠踢过前面的墙头。然而蹴鞠的走向并未如她所想那般,而是在那个时候,丢到了师越的脚边,“格拉”一声又弹了出去,撞到了一个原本躺在道观旁边的叫花子身上。

 

小女孩张大嘴做出惊呼的口型却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她本来追了过来,但还是堪堪停下脚步迟疑地站在原地,她有点害怕地瞅着那个躺在墙角看起来又脏又破的叫花子。叫花子的外表有点恐怖,小女孩始终不敢过去,只能将两个圆溜溜眼睛里央求的眼光投向师越。

 

师越的眼神闪了闪,掠过一丝淡淡的不以为然。他从来不是容易动心和怜悯的人,眼前这个孩子终有一日要自己独立地面对困境,若是如此轻易就宠溺了就会软弱,就会坚强不起来。

 

然而师越没有拂袖而去。

 

他不像以往那般袖手旁观,当然,他也不是怜悯这个孩子。他慢慢地牵动嘴角,朝着那个蹴鞠走去。蹴鞠就在那叫花子身边停了下来。师越伏下身,伸手去捡那个蹴鞠,眼角余光似有若无地瞟向叫花子,滴溜溜地转了一圈。就在这个时候,“啪”的一声,那个乞丐突然手腕一翻一下子抓住了他的手臂!

 

师越的武功不弱,应对力也绝对不慢,饶是多年的清修心性沉炼了不少,却也依然没有减退了他的骄傲去。他手上力道打沉运起十成功力,胳膊顺势往回一夺,反手拗住叫花子一扭一托,将叫花子的身子生生打直整个人都拉了起来。那个叫花子披头散发,满身污垢,喉咙里发出“啊”的一声古怪的狂吼。师越这么一抓,简直宛若和抓住一只野兽没有甚么两样,叫花子就像是只被困受伤的猛兽,在做最后的挣扎,整张脸因而彻底露了出来,苍白而狰狞。

 

原来这是个疯子。

 

小女孩惊恐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可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师越在抓住叫花子的同时竟抬起脚踢在她的腿上,将她整个人踢飞出去。

 

小女孩尚未明白过来发生了何事,便被师越像打发一只狗那般打发地踹了出去。长街上原本有不少人,也是热闹,但眼见这里出了事,路人纷纷吓得四散奔逃,闪避得比甚么都快。一时之间,长街的一端只有寥寥数人,即使如此,大部分人面对小姑娘笔直“飞出去”也依旧不乏尖叫之声。眼看那小姑娘就要重重地摔到地上,好多人把眼一闭。

 

然而预料中的惨剧并没有发生,有一个路人劈空掌力推了一下小姑娘而后再抓住小姑娘的手臂借力盘了一圈才将她稳稳抱在怀里。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那接住孩子的白衣男子蹙起眉头。

 

“你这人未免也太狠了,若是把这个孩子摔坏了可怎么了得?”

 

师越眼中闪过一丝讥诮,“她这会儿好的很,你那些操心都是多余的。”但见他说话之间却也不耽误手里的功夫。手肘一撞顺势下拉,五指拂过叫花子的五个穴道,死死扣住他的脉门用力一摔,将人摔打在地。叫花子后背重重着地,一口喘不过来顿时背过气去。

 

“你……”白衣男子瞥了一眼地上昏厥的叫花子,似怒非笑地冷冷道:“可真冷血。”

 

“是,我很冷血无情,很多人都这么说。这句话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见了,白玉堂。”师越掩起眼中悠悠的倦意,淡淡的看着他,顿了一顿,居然更加冷清的淡淡地笑了笑。

 

“你知道我?”

 

那白衣人的确正是白玉堂。他心觉师越的口吻带着点嘲弄和慵懒的讽刺,冷冷地扬起眉眼嗤笑一声,道:“既然你这般无情,你还留在人世间做甚么?”

 

师越毫不在意地轻笑,“你来找我,我自然就知道你。”他歪着头想了一下,竟又笑了起来,“你这人生性有些浮躁。其实有个简单的道理你应该明白——当人看破了一切痛苦缠绵之后,心底留下的就便是返璞归真后的纯澈,就像赤足踏过石砾的感觉,无论留在哪儿都是一样的。”他那副静淡无所谓的神态,好似他人已经跳出人世之外,用旁观者的眼光看着来来往往的凡夫俗子,这世上的俗事他看得透,但又与他没有一点关系。

 

师越的清清冷冷并没有驳掉白玉堂的嗤之以鼻。

 

“哦——原来你就是那个司天监正啊!”他报以轻蔑地扫了扫师越身上的道袍,凝起的眉目间带着满身的骄傲。而后他再次冷冷地浮荡一种似笑非笑看人。“你那小徒弟对你推崇有加,可在五爷我看来你也不过只会讲些虚妄空洞道理的假神仙罢了!与其端着自以为是的姿态埋汰人,还不如干脆实际点,学那些真正修仙修神的,找个山头修个永生不死。你若修不成个正果,怕是连你自个都对不起。”

评论(1)
热度(61)

© 風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