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籟

脑洞很多,更文死慢

【鼠猫】人间有味是清欢(现代)

新开了一个坑,我下周起让两只开始频繁交集。

这篇文送给送给我漂亮画画,又目前正在纠结新画画的黑巛巛

 @黑巛琥珀 

 @采绿聆青音  @呆咩什么的最萌了 

(一)

白玉堂很怕麻烦。

 

嗯……这种说法实则着实笼统。基本上,像他这么一个自小在美利坚求学,投身律政界打拼数载以来,名声算不得很大,但亦不可小觑、前途可为,骨子里依旧保留些许天朝魂的专业人士,大抵是能保持“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的处事原则。凡人上事务所向他求助case,无论是身为少许过错方还是受害方,其为人行事上得满足的条件之一,必须是顾及良心。这一点泰半来说只限于道德制约,不受法度所限,然而却又至关重要。

 

 

曾几何时,白律师见识过部分的当事人,为了自身获得最大的利益保证,不惜暗地里耍些不可见光的手段,但若当真追根溯源到底,那些前提本身站不住脚,然而无形中恰恰形成一种侵犯真正受损方的人为力量。如果律师只为了赚取眼前的委托费受理案情,而对缺乏证据基础或存在虚假状况的事态发展睁一眼闭一眼,那么如此的置若罔闻,实质等同不可告人的包庇。由白玉堂自身立场来说,他并不以为这些必须归属于正义,那么,尚且便先持以所谓的精神洁癖之概来作为他的意识延伸吧!

 

 

当然,有些人为了争取到这位白律师,隐藏起别的动机或目,并不狡言相辩,却当下采取诸如律师代理费翻几倍,一张支票立马搁在人反手勾得着的桌面上等等实用手段,毕竟金钱虽非万能,却也大多时作为立足先机的必要基础。他们或许深谙中国古代“田忌赛马”表面以退为进,于人却有无比深远的影响中的一个影响精髓。

 

 

万不要以为他们这般花钱是缺乏计算投资回报率的行为,白玉堂之所以能够成为一只不可多得的香饽饽,全然基于他本身的特殊条件,比起那些身价高昂的顶级大律师,相较其少有败绩的经验以及并非暴利的委托费这两点来看,当真算得性价比蛮高。只可惜,纵令如此切实地想套近乎,兀自难逃初始盲目,不被认同存在的结果。只因一旦被白玉堂抓住了小辫子,彼此就再无有丝毫语言共通的可能性,还曾有委托人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浮夸着哀矜表情的面容选择向他低声下气地倾诉不幸事件,便即此时,对方定会看到他嘴角往下撇了撇,不经心地斜斜睨来一眼,意思简单明了——没见过像你这么笨的人。他心下无比明了这些人表情哀矜,只是为了脱离焦灼卑微的困境而已。越目睹这种意图卑微的时刻,他越讨厌假装卑微的人。

 

 

这样的言举带着本身的权力性,不乏傲慢、刻薄的疏离意味。恰如中国人学生时代读书时,指导教师在教室里贴了一张布告,要全班同学“维持个人及公共整洁”。倘或有学生存心在上头做一些捣乱的小动作,即便只是在通知结尾仅仅一个“吗”字,那所受到的惩罚大可能即是罚写“吗”字几百遍,甚至还要在日记周记里写一写心得检讨。纵使看起来显然不近人情,奈何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个中片段既非小说、也没有故事的情境,自然难免现实得令人心凉。

 

 

这种事例和白玉堂的习惯有着莫大的相同意义,何况要以他的意思,他自来无心相待无法引发他点滴兴趣的物事,自然而然使得素昧平生的各种思想、各般态度、各个信念闹得不可开交起来。于是其俨然无礼的表现,最后势必引发些许委托感到被轻视,登時有一种强烈的愤懑之感,但白玉堂律师毫不在乎,全然无打破惯性的意思,兀自像个坚信自然本有其秩序以致导出自由经济论的经济学家一般,恪守委托人所为不得损阴德,不得违侠义……错了,是不得违人道。之前那个定义是他那痴迷中国功夫的当地损友所下,白玉堂以此人被武侠小说洗脑盖棺定论,免费奉送白眼两枚。

 

 

这与他对那些上门来访者不冷不热的态度一脉相承,对于存心搭讪者,倘若顶回话去,就扯络不完了,归根结底而言,他很怕麻烦。然而在接洽一些例行的委托案件时,只消限制于工作时间的范围之内,他依然得审时度势,以便于考虑是否挤出点空闲来发挥他的职业能力。但凡超出时间界限之外的麻烦,则全被他归类为骚扰。或许用本人的话来说,接不接生意这是他的个人自由。而甚么是自由呢?所谓自由就是在以不侵犯他人自由的限制之下的行为。旁人事后固然可以耿耿于怀,但究是只能以“狡猾”二字来草草裁定。

 

 

身在一个本就现实的国度里,政治上的民主都尚且依附糖衣炮弹,人来人往之交际从实质而言,全然以利益为前提,以保全自我为根本。白玉堂所为,与通情达理不搭边际,却是个人厌倦了戴着面具虚与委蛇以后,所保留下的几分不多的任性。这并非自由的定义,而是限制的定义,或者自由的限制。

 

 

白玉堂身边的助理起而傚尤,向来将老板的处事原则挂在嘴边,一言以蔽之:不谈判,不妥协,不讨价还价。且丑话讲在前头,想要上诉当然可以,只是老板大或许就会心情不好,不受人威胁、利用是他的一贯原则,任何人若欲打破他的惯性,必须付出相对的代价。这般

早早就站定的立场说将开来,简直理直气亦壮。

 

 

然而,自世上诞生“意外后果定律”,从古至今的历史经验教训就不断彰显亘古不变的真理:被当做国际通用货币且化学性质稳定的gold尚且不达百分百的纯粹,人生妄想事事风调雨顺好光景,大抵只是异想天开的美梦。

 

 

虽然白玉堂并不愿接受如此已然碾压迫至的命运。这会让他想起认识的一个小孩子看Walt Disney卡通电影时复述过的一句惊人的台词:住进一间没有命运也没有浴缸的房子。

 

 

想来Disney影片里不该出现如此荒谬得几乎可笑的台词,兴许是字幕翻译错误,抑或是配音读错了台本,更大有可能是这个小孩子自身产生的错解。如果非要将错就错,那么住进这间房间的目的又是甚么呢?逃避人生的冗长、庞大还是繁琐?后面三个形容词是白玉堂自己在心里添加补充的注脚,以他的阅历,竟无法诠释出那句古怪又可笑的台词含义,估摸是相对人生而言,浴缸是多么渺小的物事。人生活着却是一个多么复杂的工程。它包括太多无论是苦是乐是悲是喜的小零件,太过琐碎,太过让人避尤不及。

 

 

很讨厌呢!

 

 

 

调职回国的前一天,虽然从白昼至夜幕降临,白玉堂忙得一度快要无视时间的存在,但心情还好。那晚,他疲倦地甩了甩脑袋,当真不奢求别的,只想望能够好好睡上一觉,甚至足足花了数分钟的时间来缅怀古人的悠闲自在,故而在连环calling朝自己冲撞过来的那一刻,他对这个破坏了他充满思古幽情夜晚的凶手纵然感到一丝情绪性的不快,但起先还提不起丝毫反击打压的兴致,只想采取保守防备的策略。然而估摸只间隔了两三秒,纷至沓来的骚扰似有越发逼人之势,令他想都没想就要砸了手机。

 

 

可奇怪的是,他最后竟还是答应了对方的请求。其间,倒并非突然萌发了甚么恻隐之心,却不觉大是好奇,究竟有多么天大的事,值得那位朋友火烧屁股般冲动得无视指不定要捱白眼,吃他排头的苗头,也非得搅黄他的清梦不可。假如事实不具备一丁点儿“重要性”,白玉堂心觉自己那游走心胸的起床气,大抵随即便可寻得极为适当的发泄渠道。

 

 

LA绵长的夜渐渐进入萧条期,驱车二十分钟到达的目的地兀自灯火通明,白玉堂冷淡地瞟了眼腕表,目前时针方跨入数字八、九之间。一条硬木板通道一迳贯穿自门口徂负责人办公室的整个空间,笔直地朝办公区域刻出两侧数排秘书工位的楚河汉界,这无形之中亦如

刀斧刃面般决绝的宽状线条宛若地球上任何一条自然天成的直线。在这个大多为华裔职员的公司,只消有男性同事有幸涉足打满养护上光剂的胡桃木色地板,就能品尝到古来“东城渐觉春光好”的滋味。虽然花儿并非为了他们专程而开,自不会十分亲睦,却好歹稍稍能够沾些春色,聊胜于无。

 

 

从前,白玉堂每每从这只此一条,别无分号的通道走过,不仅头疼更不自在。莺莺燕燕们招展着甜腻艳帜的明示虽说热闹浓郁,却毫无沁人心坎的情趣,他一直觉得这些女职员掠夺或侵略了他的清静,以致时常不经意地显露出一丝反感。尚且不谈还有一位不知何名何姓的仁兄,每回见到他,脸上尽皆带着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笑意。白玉堂虽并不觉得此人是在跟他说话,可那张脸上的笑容却分明又是冲着他来的。后来一旦回想起来,一定有那么短暂的一秒半秒钟,会令他以为对方是从隔街城市公园里跑出来钓兔子哥的变态。

 

这也是他原先不肯过来的原因之二,不顺眼的光景像挨号排队的一般出现,然而却连绕道的机会都没有

 

 

然而今天可能是气过了头导致精神错乱的缘故,白玉堂居然破天荒地收下了一篮子爱心madeleines还有两杯咖啡。

 

 

这令同样从办公室门口探出头来迎接他仙踪的人,可就有点儿“看不顺眼”了。

 

 

“白,每回你一来,我的办公室就像盖在‘万花楼’和‘怡红院’之间。”对方颇为无奈地摊手,脑袋缩钻回办公室里,左右开弓,关门闭窗,挡住外面的所有窥视,叹一口气。

 

 

“Stephen,我并不以为你会羡慕,所以你这是在表达遗憾么?”话题的男主角白玉堂顺势看人一眼,随即又是一副懒散地将“战利品”随手扔弃到边上。“有甚么气好叹的?”

 

 

“没,没甚么啦,你就当我莫名其妙吧!”办公室的主人,这个被称为Stephen的男人心中陡然一凛,打了个哈哈连连摆手。他的口吻俨然不够坚决,心下也有点发虚,除却一开始那句似是而非的搭讪,似乎再也无法拿出其他有力的回应。兴许他当真莫名其妙,并非出自他资源,可他今晚催促白玉堂前来的由头就是就有这么莫名其妙。


他的彷徨也一样莫名其妙,他同样明白莫名其妙打扰白玉堂休息实在要不得。身为与对方还能说上些的朋友,他何尝不知白玉堂睡得不好,纵然忙碌程度用一句很俗的大白话来讲累得像狗一样,可是今天和昨天或者明天后天注定一样的是睡不踏实,相当浅眠。白玉堂已经是一整年没有睡好觉了,然而一旦太阳带来新一个的黎明,他就得继续投入到精细入微,不可差错的工作之中。从私人感情而言,耽误白玉堂的休息,Stephen亦是于心难安。

评论(27)
热度(72)

© 風籟 | Powered by LOFTER